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维术士 第81节 着陆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9:58

超维术士 第81节 着陆

便宜导师的回归,除了安格尔略微庆幸自己前一天刚刚将藏书室里的书册摄录完毕外,没有引起其他的波澜。

安格尔再次见到桑德斯的时候,心中其实还是有点忐忑,生怕桑德斯有什么术法可以远程监测他在藏书室的小动作。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桑德斯并没有理会他看了些什么书,只是对他说:“回到野蛮洞窟后,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那就不是那么轻易了。”

安格尔一时没明白桑德斯的意思,私下里芙萝拉为他解释了这句话的深意:“前些天我是给你开玩笑的,导师的藏书室你能看懂的自然是对巫师学徒作用的书籍,这些书籍对于正式巫师而言并不贵重……不过,虽然这些书籍不贵重,但还是要遵守等价交换的原则,导师的意思是,回到野蛮洞窟后,你要想再去看书,必须要缴纳一定的魔晶了。”

——安格尔能看懂的书籍都不珍贵,所以前些天芙萝拉拔高书册的价值,其实只是为了恐吓他。

不过芙萝拉不知道的是,他的确不需要看懂那些珍本甚至孤本,他靠摄录就储备下来了。如果真的按照等价交换的原则来说的话,被安格尔摄录下来的孤本很多,安格尔为此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无限拔高。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安格尔听完芙萝拉的话后,心中也知道,用全息平板摄录藏书室里的藏书,是自己占了大便宜。经此一事,安格尔自然再也不敢将全息平板的事说出来,免得招致怀疑。

下午就要着陆了,安格尔在与导师道别后,就回到自己的帐篷将他与托比的行李打包完毕。他的行李倒是没有多少,一个人背着也不嫌多。但托比的用品,却是十分多,就算是极限收纳,最后的成果都有小山大小。

好在,桑德斯知道托比是格蕾娅的魔宠。从情面上来讲,托比虽然被寄托给安格尔,但也算是野蛮洞窟的客人。对于客人的行李,自然不需要安格尔去担心。

“古德管家,麻烦你了。”安格尔有些羞赧的将托比的行李交给古德。

“不用多礼,帕特少爷。”古德管家拿上托比的行李,便主动告退。

安格尔的行李却是自己背着的,且不说他的行囊里还颇有些珍贵的玩意,交给别人他不放心;再而言之,古德也没有主动提出帮安格尔拿行李。

当云鲸的尾巴甩开雷云的范围,阳光普照整个牧场时,安格尔心中道:繁大陆到了。

……

登陆的时候,安格尔并没有跟着便宜导师,而是被安排和九舱血斗的胜利者一起,坐着魔隼着陆。

十多只巨大的魔隼,飞在苍穹之中,几声鸣叫后,就冲往海岸线尽头的那片无垠大陆。

安格尔回望了眼云鲸,它巨大的眼眸依旧是温和如昔,静静注视着这群高飞离去的人。安格尔向云鲸挥了挥手,道别再见。

云鲸似乎也看到了安格尔的挥手道别,眼睑一眯,瞳仁弯出仿佛月牙一般的形状。

云鲸的背后,是已经开始消散的雷云,还有无尽的海域。

安格尔心知,在那个方向,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片美丽的土地,那片土地养育了他。安格尔很清楚,无论未来如何,他内心的伽蓝之地,永远在那里。

“你在思念家乡?”慵懒的声音,伴着呼呼风声,传入安格尔的耳膜。

安格尔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娜乌西卡拉着魔隼的缰绳,竟然缓缓靠了过来。

”有一点,离家很久了,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安格尔漫不经心的答道,他并不想就这个话题多谈,所以他很干脆的转移了话题:“你竟然可以操控魔隼?”

“咦,原来这种大鸟叫魔隼啊。“娜乌西卡伸手拢了拢被风吹起的长发,简单的动作,她做起来都十分撩人性感:”我并没有操控它,只是和战马一样,用缰绳来操控它的方向。“

安格尔虽然骑过马,但里昂生怕他骑马受伤,所以给他挑选的马,都是十分温和的曼尔逊长毛矮马。这种马只有1米左右的高度,并没有缰绳,而且一旦有人骑它,它都不会奔跑,只会慢悠悠的走。

这种一点刺激感都没有骑马方式,安格尔也不喜欢,不过里昂作为一个资深弟控,担心安格尔受伤,总是以他的年龄还小为托辞,不让他骑高骏大马。所以,安格尔别说是战马了,就连正常的骑马都没有试过。

看到娜乌西卡挥斥方遒的潇洒劲儿,安格尔也挺羡慕的,甚至忍不住向她请教起来。

娜乌西卡也没有藏私,配合着几个挥舞的动作,很快安格尔就进入了状态。

半晌后,看着安格尔操纵着魔隼时而上,时而下,欢腾不已的模样。娜乌西卡摇摇头,嘴里暗道:“果然还是个小孩儿。”

等到安格尔玩够了,才又正正经经的回到既定航线。

娜乌西卡回首望了望远方的雷源:“前些天的雷云密布,没想到竟然弥漫到了繁大陆的边缘,这魔鬼海域的天气果然很极端。”

娜乌西卡看似在感慨,但不知为何,安格尔竟然隐隐听出她语气中带有一丝兴奋。安格尔有些不解,极端天气值得兴奋吗?不过安格尔和娜乌西卡也不太熟,也不好开口询问。

从高空远远望着繁大陆,只能看到无尽的森林,以及远处隐隐约约的山脉。

“这里就是繁大陆了!”在经历了九个月的旅程,安格尔终于到达了这片属于巫师的大陆。

隼魔降落的位置在暮港海岸的东沿线上,离最近的暮港镇还有一段距离。安格尔落地时,其他九舱血斗胜利者,也纷纷降落。

平时安格尔也看到过这些人,但都是隔着帐篷。这一次,他们的距离很近,安格尔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些人身上不同常人的氛围。

就安格尔一眼看过去,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人高马大,而且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

譬如,安格尔落地时,就看到一个戴着黑白绒帽的青年蹲在沙滩上逗着螃蟹玩,他的身边放着一把被破布裹住的骑士剑;在少年身后不远处的椰子树下,一个八字胡的莽汉靠着树干,悠闲的晒着针羽叶缝隙下泄露的斑驳阳光。

东风公司茅箭医院怎么样
苍南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昆明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六盘水看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西宁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