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神幼稚园 第二十三章 我冒昧问一句【求推荐收藏!】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2:18

超神幼稚园 第二十三章 我冒昧问一句【求推荐收藏!】

姜轩刚要出门,就看到苏瑶一家四口从山路冒头出来。

“班长你怎么来了?”姜轩也是好笑,这帮女同学办事真有点无厘头,次次来都不先打个招呼,万一自己不在家呢。

“介绍下这是我爸妈,我弟弟。爸妈,这是我同学姜轩。”苏瑶熟门熟路的摸出一盒很高档的进口巧克力塞到嫦小兔大口袋里,“这是小兔,姜轩的远房表妹。”

乖乖值+1……

“谢谢姐姐,叔叔阿姨好!”嫦小兔现在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卖萌就能得到好吃的’生活技能,露出了一个可爱到要爆炸的笑容。

苏羽霆从苏瑶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抬头打量着这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小姐姐,见嫦小兔看他,小家伙又缩回了脑袋,有点害羞。

“小姜你这个地方不错嘛,前面这个池塘再养点鱼,平时钓钓鱼,爬爬山,那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喽。”

苏定康不愧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总,待人接物很有一套,虽然头一次见面,但言语态度中,都让人觉得很亲切。

刚才来的路上,听女儿介绍了一下姜轩的情况,虽说对于所谓的‘美食’没抱任何指望,但对于这个自力更生靠着自己能力奋斗至今的孤儿,苏定康的印象还不错。

他当初从农村来城里创业打拼,也是吃了很多苦才走到今天。

“刚才在门口看到你贴了幼稚园,怎么,准备在这里办学?”白秀萍打量着小院子,眉头微微皱了皱,这种地方办幼儿园好像不靠谱吧?

“没有,我在上开直播,随手贴着好玩的。”姜轩说。

苏定康夫妻两对望一眼,眼神里都有些疑惑,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路数?

年纪轻轻,却带着个半大小孩住在山里,明明幼师专业,却一会做饭,一会直播,完全摸不透。

“班长,有事嘛?”姜轩问苏瑶。

苏瑶看了眼苏羽霆,姜轩会意,让嫦小兔带他到边上玩去了,苏瑶这才道明了来意。

“哦……”姜轩沉吟了片刻,说:“做个饭没问题。不过他这个情况,应该不是厌食症啊,否则早就饿的皮包骨头了。他还是愿意吃饭的嘛,就是吃得不香而已。”

“嗯?那小姜你怎么看?”苏定康问。

姜轩的说法,和医生的看法很类似。

如果姜轩一开始就说什么‘交给我,我做的饭他肯定爱吃’之类的话,苏定康反而会认为他有‘骗子’的嫌疑。

“可是我上次饿了他两顿,还是老样子。”苏瑶道。

“但是总的来说,他还是不缺吃的嘛,听刚才你描述,家里零食、正餐都有。厌食症是一种真正的疾病,自身是控制不住的。他这个情况,应该是有一些现实的原因导致的。我猜测的话,一方面,他这个年龄,是人生的第一个逆反期,大概在三岁到六岁之间……”姜轩缓缓说。

“对对对!”当妈的最关心儿子,只要有一丝可能,都不会放过,白秀萍立刻插嘴:“我儿子今年四岁半!”

“小姜你给说说,这个第一逆反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听姜轩说出这种专业性很强的名词,苏定康也认真起来。

姜轩没说话,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苏瑶。

这些知识,大学课程都有学,姜轩学过,苏瑶也学过。

“哎呀你考试都是抄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记得,你说嘛。”苏瑶脸蛋微微一红,拽着姜轩的胳膊,语气有点撒娇。

什么情况这是?苏定康夫妇见女儿流露出平时罕见的娇憨,又是对望一眼。

“嗯,人生有两个逆反期,第二是青春期不去说,第一个嘛就是这个年龄的儿童。这个阶段,他们大脑飞速发育,开始意识到世界上除了父母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潜意识里就希望去‘探索’,所以这个年纪的小孩,对什么都很好奇,胆子大,愿意尝试新鲜事物,是一个高速成长期。”

姜轩尽量用比较通俗的措辞,说:“如果父母在这个阶段,还像对待几个月,一两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似的,想要全方位的控制他,他就会有逆反。但是这个年纪的小孩,没有独立的生存能力,大人必然会去控制他、保护他,于是逆反可以说是一定有的。”

虽然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但是姜轩把它讲透了,不难理解

,苏家夫妻点点头,吴秀萍说:“可是,我们家老苏平时忙,我工作也蛮多,大部分时候都是保姆带,说实话,我们对孩子照顾不够,怎么会逆反呢?”

“而且也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这孩子以前很活泼的,跟父母也非常亲,忽然间就变成这样子,笑脸都没一个,看到我们就跟仇人似的。”

苏定康看了眼爱人,小声说:“他妈抱他都不行。”

当姜轩从专业角度侃侃而谈之后,苏定康对于姜轩的态度,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些变化,说话间,已经有‘请教’的味道。

“哦,那你对呢?”姜轩问苏瑶,“弟弟和姐姐,妹妹对哥哥,都是非常亲近的,有时候和父母有隔阂,但兄弟姐妹间关系却非常好。”

“他和我还好,我带他出去玩,吃东西都没问题,不过,他的确很少笑了,小大人一样天天心事重重的,问他也不说。”苏瑶说。

“嗯,那就可能是您二位的原因了,上次我做直播,也遇到过类似情况,父母工作调动变得很忙,疏忽了小孩,小孩的性格在短时间内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孤僻不爱笑,其实是因为想得到父母的关注。”姜轩说。

“这……”苏定康和白秀萍想了想,要说没时间照顾孩子,那是可能的,但这也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啊,怎么儿子会忽然发生性格变化呢?

姜轩沉吟了片刻,回头看了看。

嫦小兔坐在秋千上,苏羽霆站在边上,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她,手里还拿着一根嫦小兔给的棒棒糖,不过没吃。

“小兔,你别自己玩,让弟弟也玩。”姜轩说。

“哦,好吧……”嫦小兔跳下来,把苏羽霆抱上了秋千。

刚上秋千,姜轩就能看见苏羽霆小脑袋瓜子上,冒出来几股黑气,其中有一股很浓。

“嗯,有句话可能问得冒昧了,要是说错了,二位不要见怪。”姜轩打量着眼前这对夫妻,表情怪怪的。

“没关系,你问。”只要能为孩子好,当父母的哪会在意一两句冒昧的话。

姜轩缓缓说:“我看二位的身体都还康健,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考虑过,再要一个孩子?”

“喂,你什么意思啊?”苏瑶一愣,这话怎么说的!

就因为弟弟最近有点孤僻,就准备放弃他,重新生一个了?

不说别的,她第一个就不答应!

苏定康夫妻俩神情同时一变,有点不可思议的问:“小姜,你是怎么知道的?”

忻州妇科医院
福州妇科
宁波治疗阳痿方法
忻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福州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