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何以现在产生不了庞莱臣这样的收藏家

发布时间:2019-11-09 18:22:33

何以现在产生不了庞莱臣这样的收藏家

樊浩霖等为贺庞莱臣七十大寿而绘制的有庞莱臣像的《稀龄读画图》 马俊 供图

在南京博物院举办藏天下: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之际,由南京博物院主办的庞莱臣虚斋名画合璧展座谈会与由《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南浔古镇管委会主办的纪念庞莱臣先生座谈会岁末年初先后在南京、南浔两地举办。《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特刊出两次座谈会的部分发言摘要。

王奇志(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庞莱臣先生以毕生精力收藏保护了我国古代绘画的艺术珍品,对我国传统文化的保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曾经富甲天下的虚斋藏画在新中国,虽有部分散佚,但其主体被留存在国内。其中南京博物院的藏品,是庞莱臣先生的孙子庞增和先生所捐赠,成为南京博物院最珍贵的书画藏品。

有鉴于博物馆服务社会的需要,南博有义务将虚斋藏画这样的艺术精品以展览的形式奉献给公众,让这些前人心血所凝、性命相托的反映中华古代文明的艺术精品,发挥其更大更好的作用。

陈克伦(上海博物馆副馆长):庞莱臣是一代实业大家与收藏大家。当下的收藏界国内与之对此应有诸多反思,目前中国市场上像庞莱臣这样的收藏家根本没有,收藏和投资是两个概念,如果走得太近,一定要出问题!对于举办这样的展览,无疑是向捐赠者最好的纪念。另外,我们国家博物馆都是受惠于这些大收藏家,我认为文博单位对捐赠藏品的收藏家后裔,需要做好服务工作,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上海博物馆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这对丰富扩充当下博物馆的收藏也是有积极意义的。

曾君(故宫博物院书画部主任):现在对于我们从事书画鉴定和研究的人来说,虚斋藏画已经成为书画品质的保证。因为他对收藏要求很高,且眼力很好。庞莱臣是一位非常具有现代眼光和开放性的收藏家。他会虚心向朋友讨教,比如陆恢、张大壮等人,都在他家居住很久,是他的专家团,他也愿意让朋友们来看他的藏画。

了庐(知名画家、张大壮弟子):我是怀着朝圣的心态前来观展的。庞莱臣的收藏都非常正气、庄重、典雅,具有佛像的气韵。他收藏的最大特点便是尚品,有着大气、清气、雅气、正气的特点。从《虚斋名画录》、《虚斋名画续录》、《历朝名画共赏集》与《名笔集胜》等着录来看,他的书画收藏基本倾向于唐、五代、宋、元名家作品和吴门四家、董其昌为代表的晚明文人画、清四王及其传派等,藏品一定程度上延续了清宫收藏书画的标准,代表了清末至民国传统鉴藏家的整体收藏趣味和偏好。在元代以后画作的选择上,他更为看重以吴门四家和董其昌为代表的南宗文人画。他的收藏避免过火、过弱、过腻、逼仄沉闷压抑的作品,这些作品如果挂在家里,它会给人以不良的情绪和健康影响,因为文艺作品的气息也是画家精神气息的反射。过火过弱逼仄的作品令人看了更加心烦意乱,甚至导致身体的不适,如果用音乐比较,就像哀乐一般。当下的很多艺术作品正是存在这一问题。

顾村言(《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执行主编):对于庞莱臣先生的收藏,了庐老师说尚品确实是抓住了核心,中国文化历来对品格有讲究,但问题是,几十年的一系列运动导致了文化断层与部分国人审美的粗鄙化,很多方面既丢了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也缺少西方真正的人文精神;而其后发展市场经济后,文化的缺失导致一些权力者与暴发户几无修养、戾气横生。这样的背景下,这些人参与收藏后导致当下中国收藏体系的病态化,惟利是图,炒作做局之风盛行,而这种病入骨髓的收藏之风反过来又误导了当下的艺术创作。收藏、创作、评论、市场,本来应当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现在,可以说整个生态都存在问题,而这些艺术问题的背后与整个社会的问题都是互为表里的,比如说毒奶粉、地沟油、雾霾的出现与这些艺术问题其实都有共有的深层次社会原因。

陈克伦馆长讲到对捐赠者的关心,确实应当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来回报这些为保存中国文化精华做出巨大贡献的真正的收藏家与他们的后人。

庞叔龄(庞莱臣曾孙女): 十年前我第一次到故乡南浔寻根,庞家旧居还是很破败的,十年之后重访,当地已投入数千万元修复了庞家旧居,与第一次相比真有天壤之别,这说明家乡没有忘记庞家对南浔的贡献。听说庞家故居今后将辟为庞莱臣纪念馆,我希望在庞家故居能留一个根,用于祭拜先祖。这一纪念馆现在还没有陈列,我希望南京博物院以及其他接受过庞家捐赠的文博单位能适当给予支持,一方面将我曾祺曾收藏的名迹做一些复制品在这里陈列展出,另一方面,是否可以制作我曾祖父的塑像,在这里陈列,以纪念他的贡献。

徐顺泉(文史学者):南浔作为一个古镇出现如此多的收藏大家并不是偶然的,这与南浔诗礼之教都有关系,今年南浔专门成立了南浔学研究会,其中功能之一就是研究收藏文化,刚才大家所讲的今昔收藏家对比确实是一个大问题,而了庐先生对庞莱臣收藏总结的大气清气正气雅气说对当下的收藏界尤其是土豪收藏家其实是值得好好反思的。

沈嘉允(文史学者):庞莱臣先生当年曾邀请我的祖父沈伯钧到他所办的学校教书,他专门请了一桌饭,并赠送对联,待人至诚,全没有豪富的架子。庞家在南浔口碑非常好,博施济众。他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人,收藏家仅仅是他的一个方面而已。

路燕(朵云轩文化经纪公司经理):为参加这次庞莱臣先生座谈会,我们专门从朵云轩库房找出了张大壮与吴琴木的书画,他们都是受到虚斋收藏滋养的艺术家。南浔历史上有众多收藏大家,他们都有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这与百年老字号朵云轩的坚守是一脉相通的,我觉得当下仍要做到这种坚守,这也是对后代的滋养。我想弘扬发掘庞莱臣先生收藏的意义,对当下的艺术界或许可以起到正本清源的作用。

马俊(南浔古镇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南浔历史上凭借湖丝与水运成就了清末民初时的鼎盛,南浔在古镇资源上的优势是得天独厚的,南浔这些年对古镇进行的综合保护,涉及规划编制、文物古迹保护、景观修复、建筑整治、水质治理、遗产监测、生态保护、环境美化等多方面内容。以庞家故宅而言,投入巨资进行了保护性修复,现在正在进行规划展览。

陆士虎(文史学者):报告文学作家徐迟多年前到南浔,第一个提起的便是他在古画中看到的虚斋之印,庞莱臣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保存、整理确实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庞家曾为河南、直隶的灾荒捐出白银10万两。1923年,庞家主持修复南浔至湖州的荻塘,独立承担了3万余元的工程费用。庞家在南浔镇上开设了庞滋德国药店,若穷人无钱购药,只需到庞家账房讨个经折,到药店记上一笔即可取药。

来源:东方早报

散文随笔
中医丰胸
猫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