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母亲不堪压力杀亲女女检察官洒泪求轻判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9:41

  > 母亲不堪压力杀亲女 女检察官洒泪求轻判 08:44:55

  去江西看望两个孩子时,杨斌在周模英的老家留影。

  希望自己年老的时候,留在自己记忆中的,不是起诉了多少人,而是自己挽救了多少人。就像电影《辛特勒的名单》里那句著名的台词: 权威不是在于你可以处死一个人,而是可以赦免一个人 。

  广州女检察官杨斌

  杨斌姐,过两天我要去广州看你,不管你欢不欢迎我,我都要去看你 ,今年11月初,出狱的第二天,远在江西新建县的周模英就迫不及待地给广州的检察官杨斌打,这是她服刑五年多来最大的愿望。今天,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早晨7点钟,周模英乘坐的火车将抵达广州。

  今年36岁的周模英是江西省新建县人,此前一直是家庭主妇。她和广州女检察官杨斌产生交集,是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2005年12月7日,周模英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开庭,出庭支持公诉的是广州市检察院公诉一处的检察官杨斌,被害人是周模英9个月大的小女儿。

  母亲为什么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初次碰面:一个母亲对另一个母亲的痛恨

  当年的案卷资料显示:周模英的丈夫熊墨得在广州打零工,每月只能挣一千来块钱,要养活三个孩子。周模英在家带小孩、做家务,日子十分拮据,加上熊墨得性格内向木讷,对家庭漠不关心,周模英情绪一直十分低落。2005年7月,他们9个月大的小女儿生病发烧,几经医治都不见效,熊墨得几乎不闻不问。7月20日凌晨,操劳了一天的周模英刚躺下,就被发烧的女儿踢摇篮的声音吵醒了,她起身给女儿喂了点米糊,好不容易将女儿哄睡,重新躺下没多久,又被女儿吵醒了。如此反复了三次之后,凌晨3时许,望着旁边熟睡的丈夫,满怀绝望的周模英抱着发烧的小女儿来到广州市天河区车陂河边,本想跟孩子一起跳河自尽,又想到另外两个小孩,于是把小女儿丢到河涌里溺亡。

  这个小女婴临死时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她在海珠区妇幼保健院看病时办理的门诊卡上,名字被写成 熊默德之女 (注:应为 熊墨得 )。而她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照片,是案卷里的法医尸体解剖记录照片。见过这个女婴的人都说,她长得非常漂亮,而且特别乖,不哭不闹。和熊墨得一家同住的妹夫每天下班不管多累,都要抱抱这孩子。但她的父亲熊墨得没事就在门口看别人打麻将,也不帮周模英带孩子。

  杨斌在一审时当庭发表的公诉词里,分析了周模英杀女的原因: 生活的操劳,丈夫的冷漠,疾病的困扰,经济的重压,再加上远离家乡亲人,缺少应有的沟通,孤独、压抑、郁闷的情绪无法发泄,再加上自身的愚昧,这一切促使了周模英选择了这样一种冲动愚蠢的行为。

  在庭审辩论阶段,公诉人杨斌洒泪为嫌疑人周模英求轻判,她说:周模英站在法庭上接受审判,固然是法律的胜利,但是我们不能漠视隐藏在背后的社会原因和背景,我们不能忘记站在她身后的那些挣扎在社会底层,为生存而苦苦呻吟的人们,他们的苦难和命运。这也是法律应有的良知。

  深入了解:一个困顿家庭的巨大酸楚

  杨斌自己说,她并不是一开始就同情周模英,作为承办人刚接触案件的时候,她看着尸检案卷里漂亮的小女孩照片,对周模英充满了愤怒和痛恨。杨斌说自己也是一个母亲,她不能接受母亲把自己的孩子扔进河里淹死的行为。然而第一次去看守所提审周模英的时候,杨斌改变了看法。

  杨斌说,那天,周模英哭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不停地说 判我死刑吧,我没有资格做母亲,我没有脸见家人 。经过耐心询问,杨斌了解到周模英的曲折命运。

  周模英早年嫁到湖南,但不幸丈夫病故,她无法在婆家待下去了,只好又回到江西新建县的娘家。之后再婚嫁给熊墨得,而且两人都是换婚(因为太穷,出不起彩礼,两家用各自的儿女交换成亲)。熊墨得在周模英之前也有过一段婚姻,前妻受不了他家的穷,走了。

  2002年因为村后的一块稻田,熊墨得与邻里发生纠纷,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对方扬言不赔医药费就叫人揍熊墨得。熊墨得胆小怕事,躲到广州打工。怀有身孕的周模英独自在家带着大女儿和小儿子,挺着大肚子一个人上山去砍柴,独自在家里生下小女儿(就是被扔进河涌淹死的女婴)后,年仅4岁的大女儿出去叫人,才找来接生婆帮她包扎。

  之后,周模英把大女儿放在老家托给公婆带,自己怀抱着小女儿和儿子到广州投奔丈夫熊墨得。周模英和熊墨得都是文盲,两人很少沟通,熊墨得平时对周模英不闻不问,加上不堪生活重压,周模英走上了绝路。

  周模英案开庭前夕,杨斌觉得有必要去见一下周模英的老公,因为家人是否原谅周模英,也是量刑的依据之一。

  事隔多年,杨斌向朋友回忆起第一次见熊墨得的情景,还记得很清楚:2005年的冬天,熊墨得抱着小儿子熊小程来到检察院,孩子穿得很少,而且衣服脏得不像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很难闻的味道。杨斌把孩子抱在怀里,看见孩子额头上有块伤疤,已经结痂了,心痛地问熊墨得 怎么不小心一点啊 ,熊墨得木讷地说 我能怎么样,他自己摔的 。熊墨得说,自从周模英出事后,孩子在家没人带,而且别人说他家出了一个杀人犯,也没人请他干活,他只好在家带孩子,几个月没收入了。

  杨斌回忆说,在两个大人谈话的时候,两岁的熊小程一直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忧郁的眼神令人心痛。

  这个家不能散,孩子不能没有母亲 ,杨斌当时这样想。

  一上江西:我能帮一点是一点

  一审宣判,周模英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11年;2006年3月2日,广东省高院终审改判周模英有期徒刑6年。改判理由是 周模英犯罪情节较轻,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周模英随后去广东省女子监狱服刑。熊墨得把小儿子送回老家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照顾,自己留在广州打工。

  案子终审判决后,杨斌还是担心周模英会寻短见,一次去监狱探望,周模英还是痛哭着说 不想活了,不配做母亲 。杨斌责备周模英: 你不活了,两个孩子怎么办?他们不能没有妈 。当时杨斌鼓励周模英给家人写信,因为熊墨得没有固定的通信地址,就让周模英寄到杨斌这里由她转交。

  会见后不久,杨斌收到一封来自广东省女子监狱的信,信封上写着收信人是熊墨得,来到熊墨得打工的地方,由熊墨得拆开信后,因熊墨得不认识字,杨斌替他读信,原来周模英要转到江西省女子监狱服刑了,监狱所在地刚好就是他们家所在的江西新建县。

  你怎么不回老家打工呢?这样方便探视周模英,也能照顾两个孩子,孩子长期远离父母不好 ,杨斌问熊墨得,熊墨得怯懦地说当年与邻居产生纠纷,一直不敢回老家,怕被打。

  我能不能帮他们解决这个纠纷呢? 杨斌当时心里也没底。回家与老公商量后,老公极力赞成她去江西一趟。为了让熊墨得可以安心地回乡打工务农,为了让两个无辜的孩子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为了让周模英可以安心地服刑,为了让这个破碎的家庭不再颠沛流离,2007年夏天,杨斌利用休年假的时间和老公来到江西。通过最高检和江西省检察院女检察官协会,杨斌与新建县检察院取得了联系。

  在新建县检察院的协助下,杨斌得以再次会见周模英。在乡派出所,所长得知杨斌专程从广州来协商解决周模英家的纠纷,感动的同时,也劝她 可怜人多的是,你帮不过来的 。

  杨斌当时这样回答:我不是救世主,但是能帮一个是一个,能做一点是一点。

  当时,新建县检察院检察长刘献榜感叹: 你们广州的检察官都这么人性化办案,我们当地司法机关也不能袖手旁观 。

  刚好周模英老家的乡长在县城开会,刘献榜找来乡长,第二天又带杨斌到周模英的老家,经多方协调,双方同意由熊墨得家赔几千元医疗费给对方,两家的恩怨一笔勾销。

  这时,熊墨得的妹妹熊六妹从广州回到新建县城居住,周模英的两个孩子寄住在小姑家。爷爷奶奶照看他们。孩子的爷爷双目失明多年,沉默寡言,杨斌在新建县待了几天,老人一句话都没和杨斌说。

  周模英的女儿小琦活泼漂亮,儿子小程则沉默内向。杨斌给他们买了不少玩具和新衣服,小琦穿着新衣服高兴得跳起舞来;小程却把玩具用绳子捆起来收好,每次只拿出一个玩,而且才3岁的他,每天自觉地去外面捡木棍、空瓶子等杂物回家,整齐地堆放在房间里,行为一点都不像一个3岁的孩子。

  邻里纠纷解决后,杨斌专门带周模英的两个孩子去南昌市区游玩。在千年名楼滕王阁,例行的歌舞表演让两个孩子看呆了,他们从没看过这么华丽的演出。看完一场演出后,姐弟俩还乖乖地坐在那里等一个小时后的下一场演出。孩子如痴如醉的眼神使杨斌深深受到震撼。

  要是不上学,两个孩子也会重复他们父母的道路,沉到社会的底层;帮他们做一点小事情,也许就能改变,在他们的人生中涂抹一点亮色 ,回到广州后,杨斌还在担忧这两个可怜孩子的成长问题。

  二上江西:周家孩子有了广州妈妈

  2008年的春节,熊六妹与杨斌通拜年,杨斌提议,夏天时让小琦和小程来广州过暑假。熊六妹同意了。

  2008年8月10日,熊六妹带着小琦和小程来到广州,姐弟俩在杨斌家第一次有机会学游泳,小琦聪明伶俐,很快就学会了,小程则学得慢一些。逛街、游园、游泳、换新衣服,悉心教导,细心呵护,杨斌为两个孩子补上了缺失的母爱。

  9月1日,快开学了,杨斌用休假时间送熊小琦姐弟回新建县小姑家。在广州 见了世面 的小程,回到小姑家后,自豪地向小朋友介绍 这是我的广州妈妈 。

  第二次来到江西,杨斌随刘献榜检察长等人去周模英的娘家探望,看见两位老人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窝棚里。他们的房子被拆迁了,补偿方案有两种:要么接受一次性的4万元补偿,要么就花10万元住进政府新建的新楼。周家父母的经济状况,让杨斌很感伤。

  周模英的母亲听不懂普通话,但在见面过程中一直握着杨斌的手,用这种方式表达她的朴素感情。

  三上江西:帮助孩子解决户籍学籍

  2009年夏天,杨斌又在中邀请小琦姐弟来广州过暑假。那端,程六妹声音沙哑,她告诉杨斌,因为没钱打疫苗,两个孩子相继长了麻疹,很严重,他们的嗓子里满是疱,今年不能过来了。这个消息把杨斌吓一跳。

  这年10月,杨斌利用国庆节和休年假的时间,第三次来到江西省新建县。杨斌看见两个孩子消瘦很多,因为没有打疫苗,先是小琦长麻疹,接着是小程。杨斌带着两个孩子去医院打了针。

  孩子病好以后,杨斌得知,9岁的小琦每天要一个人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去很远的民工子弟学校上小学,小姑熊六妹自己的孩子还很小,爷爷双目失明,年迈的奶奶要在家里带小程,都无法送小琦去上学。

  怎么不让孩子在附近上学呢,这么远的路,小女孩万一在路上碰到坏人怎么办?熊六妹告诉杨斌,因为周模英和熊墨得在农村没有领结婚证,两个孩子没有户口,家附近的公立学校不收。

  杨斌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刘献榜检察长。新建县检察院协助补办了熊墨得与周模英的结婚证以及两个孩子的户籍手续,并与熊六妹家附近的公立学校沟通联系,该公立学校大力支持,先后接收地段外的小琦和小程入校读书,大大方便了熊六妹照顾他们。

  四上江西:监狱里的母亲第一次笑了

  另一方面,监狱里的周模英一直认为自己罪孽深重,没脸出来见人,一心要坐满6年牢。杨斌每次来江西探望她,都鼓励她振作精神,引导她如何与丈夫和孩子交流,还勉励她坚持识字写信,学习文化。两个孩子也会去探望妈妈,还不时写信报告学习成绩。这些大大鼓舞了周模英的信心。监狱方见她改造良好,为她免去余下的8个月刑期。今年11月周模英提前出狱。

  周模英出狱后,他们一家人住在哪里?

  杨斌一直为周模英出狱后一家人的将来而担心两个孩子是不可能再由小姑帮忙带了,跟着她回乡下吧,孩子们好不容易取得的学习机会,县城的学籍,就这么放弃岂不可惜?等于以前的努力将要前功尽弃,而且,面对熟人和其他社会评论,估计周模英也无法在乡下立足,最好的选择就是在县城打份工起码能给孩子们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给他们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杨斌说,说老实话,她对周模英和熊墨得的期望不高,他们这辈子的命运已经注定,不可能再出现奇迹,能自食其力,养家糊口就行了,但是,如果他们能把孩子抚养好,教育好,让他们成才,这辈子也就没有白活了。

  刘献榜检察长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经和杨斌商量,他建议帮周模英一家申请经济适用房。小姑熊六妹拿不定主意,打跟杨斌商量,杨斌极为赞成。

  杨斌认为,帮周模英一家申请经济适用房,等于彻底解决了他们生活的后顾之忧,而这件事最大的意义,是彻底改变了两个孩子的命运。

  今年8月1日,熊小琦姐弟又来到广州。从广州火车站接上孩子们,杨斌一家就直接驱车去了珠海,杨斌的父母就住在离海边不远的房子里。听说要去海边看大海,孩子们欢呼雀跃。

  阿姨,大海有多大?海水是什么颜色的?

  海里的鱼是不是很大?

  利用孩子们到广州过暑假的机会,杨斌提前请好了探亲假,过了一个彻底放松与休闲的假期先是到珠海住了一个星期,接着又回了一趟湖南老家,孩子们自然是杨斌到哪儿就带到哪儿,所以这个假期他们去了向往已久的海边游泳、捉螃蟹;坐了高铁,看了鱼米之乡连绵的荷花与稻田;去大水库钓鱼,在小溪边野餐。一个假期下来,小琦已经学会了游泳,小程也能在儿童池里扑腾几米远了。

  这个暑假,让杨斌最感欣慰的是小程的变化,他居然懂得主动招呼人了,虽然还不肯主动和人沟通,但起码,别人问他什么,他愿意开口回答了,有反应了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任凭你如何软硬兼施,都是双唇紧闭,只字不说的。小程的变化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惊喜不已。

  9月1日,杨斌送小琦姐弟回家。刚下火车,杨斌来到刘献榜检察长的办公室。刘检让她陪着去县长办公室一趟,为周模英家申请的经济适用房,还剩下最后一个环节县长签字,因为是特批的。为了让见面显得庄重,刘检特意提醒同事给杨斌借来一套制服穿上。县长听了刘检的介绍后,当即签字批准。

  杨斌每次去江西都要到监狱探望周模英。今年这次探望,周模英第一次没在杨斌面前哭,还笑了。她已经从家人的探视中得知自己的户口被迁到了县城,并且即将在县城拥有自己的房子,没有了生活的后顾之忧,不用回到乡下 没脸见人 ,也许是她态度转变的原因。周模英告诉杨斌,她在留长发,因为很快就要出去了。出狱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去广州看望杨斌姐。

  杨斌这几年每次去江西,都给周模英及家人留下元不等的钱,这些钱里面也有广州的两个朋友托她转交给周家的。

  这次,杨斌回广州之前,熊六妹给她准备了瓜子、米酒,周模英的老父亲走了几十里路,给她扛来了两大袋花生和瓜子。

  杨斌一开始不要,她老公开导她:你自己学过心理学,该知道,给予是福,而你的接受对他们来说更是福。因为你的接受,意味着你没拿他们当外人。

  在熊六妹家,小琦的爷爷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

  今年11月4日上午,周模英服刑五年多后,终于刑满释放。

  (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文中两个孩子是化名;感谢广州市民周女士为本文提供重要资料)

  信件摘录

  但我并没有收到你练的字,而且你写给我及大妹等人的信显然是别人代笔的,这让我有些担忧。信写得再好,但,不是你写的,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使是笨拙的,词不答意的,歪歪扭扭的文字,但如果是你自己的,在我们看来,也是无比珍贵的。还记得你给我的承诺吗?希望你没有忘记,珍惜时间,好好学习。

  杨斌 2006年12月15日

  从经办你的这个案子起,我们就算认识了,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二年,记得去年在广东省女子监狱看你时,你答应我,要好好学习,努力改造,但我这一年并没有听到期待中的好消息,而且你还告诉我说,你不想减刑,你想坐满六年才出来,那我就要怪你,骂你糊涂佬。我知道你想以此赎罪,但你又错了,表达赎罪的最好方式,是用积极的行为去证明自己变成一个新的人,开始新的生活,而不是沉迷悔恨之中不能自拔,这样做,无异于错上加错,一错再错 你说过很多次感谢,但我想,感谢并不是一句空洞的言语,而是要有积极的行动,对于你而言,努力劳动,用勤劳的汗水洗刷自己的罪过,争取早日出来,好好地把孩子抚养大,把家庭照顾好,就是你表达感谢的最好方式。

  杨斌 2007年8月21日

  信件摘录

  杨斌写给周模英的第一封信(本报有删节):

  周模英:

  你好!收到这封信你可能会有些惊喜,也可能会有些失望或意外我知道你很盼望亲人的来信,但这封信并不是来自你的亲人,我是杨斌,指控你犯罪的检察官,上个月来监狱探过你,还记得吗?

  一直都非常担心你的精神状态,害怕你的绝望与消沉,因为我总记得当初开庭时,你的自责、感伤与泪水,以及从中流露出来厌倦生命的消极心理。没错,刚刚收到你的案子的时候,我是非常痛恨你的,可是后来审你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流泪了,无疑你是有苦衷的,但是我相信,作为母亲,你做出如此愚蠢冲动的行为,肯定是承载了难以负荷的压力和苦难。并且,我相信你一直是个好母亲、好妻子的,你也是爱着自己的孩子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流泪。记得当初你告诉我说: 我没有资格做母亲,我没有脸去见家人,判我死刑吧! 我还听六妹说,你当初死也不肯上诉的懂得忏悔,知道认罪是对的,但是你知道吗?你这么想这么做,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无异于一错再错,是对自己和亲人极不负责的一种表现。大错已经铸成,后悔也没有用,逃避也没有用,勇敢地面对现实,真心忏悔,接受惩罚,用汗水和泪水洗刷自己的罪过,争取早日回到亲人和孩子的身边,才是正确的态度呀!

  让心中充满爱吧,只有学会思念,才会珍惜,而生命,不就是命运最宝贵的赐予吗?记住,活着,就有希望。

  杨斌

  2006.8.21

  变化历程

  周模英的女儿小琦活泼漂亮,儿子小程则沉默内向。杨斌给他们买了不少玩具和新衣服,小琦穿着新衣服高兴得跳起舞来;小程却把玩具用绳子捆起来收好,每次只拿出一个玩,而且才3岁的他,每天自觉地去外面捡木棍、空瓶子等杂物回家,整齐地堆放在房间里,行为一点都不像一个3岁的孩子。

  9月1日,快开学了,杨斌用休假时间送熊小琦姐弟回新建县小姑家。在广州 见了世面 的小程,回到小姑家后,自豪地向小朋友介绍 这是我的广州妈妈 。

  这个暑假,让杨斌最感欣慰的是小程的变化,他居然懂得主动招呼人了,虽然还不肯主动和人沟通,但起码,别人问他什么,他愿意开口回答了,有反应了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任凭你如何软硬兼施,都是双唇紧闭,只字不说的。小程的变化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惊喜不已。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安而康拉拉裤吸收效果好吗
孩子流鼻血
热淋清颗粒怎样服用
小儿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