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驭神传 第一章 理论终考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6:59

驭神传 第一章 理论终考

东周国,东江小镇。

正是傍晚,尖锐的铃声响起,惊起东江小学堂门外老梨树上的几只麻雀,也让学堂门口等了足足一天的父母们骚动起来。

等到夕阳把学堂前那杆大旗影子拉得两倍长时,学堂门口已经人声鼎沸,喧闹不已。

“小兔崽子,考的咋样?!”迫不及待的父亲一把抓住儿子的胳膊,急切地问道。

“还行还行,神像题抽到了命运主宰和苍穹之光,昨晚都温习到了。”儿子揉了揉鼻子,眼神四顾,得意道,“就是悬庭教的历史题我有些记不清了……大概能去个二流学府吧。”

“二流学府?”父亲眼睛一亮,立刻红光满面,大笑道,“好小子,有你的!走,回去让娘给你做回锅肉吃!”

今天是七月一号,按照东周国规矩,今天全国上下进行修行理论终考,成绩将在两周后由各地贴榜公告,考生根据理论考成绩填报修行志愿,开启真正的修行之路。

东江小学堂前的这一幕,此刻正在整个东周国各大小郡县每一所小学堂前发生着。

……

但是,也不是所有少年考完试都立刻离开学堂,此时在东江小学堂藏书阁门前就有一个男孩靠在窗户前皱眉凝思。

男孩生得还算干净俊俏,个子不算高,身上衣服是最便宜的麻布衫,洗得发白,倒还算得上整齐,一头黑发简单在头上绾了个髻,然后披在肩头,一双眼睛最是清澈逼人,像是晴朗夜晚月光下的波光,看向来来往往的人时却总喜欢低着头,似乎是有些胆小害羞。

他一边踮脚在人群中张望着,一边口中还小声嘀咕着。

“我们身处的这片大陆叫做神谕大陆……四千年前大陆最西端有圣光垂临,十二祭司带着无上神通降临大陆,给世人带来福祉带来和平……如今大陆上还剩下四大国家,分别是北方的鄂鲁尔帝国、西方的流风国、南方的蔷薇王朝以及我们东周国……之后十二祭司创立悬庭教,散播和平,并打造神像供世人感悟修行,十二祭司分成四组分别维持四大国秩序……”

“会不会写的太多了呢……”十六岁的张延云皱了皱眉,紧接着又拍拍自己的脑袋,“不管了,老师说过这种历史简述题不怕写多就怕写少,虽然考卷上问的只是悬庭教的历史但我多写一些应该也没问题,说不定还能多得两分呢!”

想到这里,张延云不由轻声笑了起来。

“小云云,你在笑什么呢?”耳边传来一声清脆如风铃的女声,同时张延云的脑袋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张延云心中一喜,却故作恼怒地看向身后的女孩:“芊芊,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许打我脑袋,会长不高的,而且我……我会生气的。”

沐芊芊双手叉腰眯起眼睛身子前倾,抿着嘴露出两个小酒窝,一双美目仔细在张延云脸上扫视。

张延云被盯得心里发毛,目光躲闪了一下道:“你,你干嘛?”

“嘻嘻。”沐芊芊眼珠子一转

,扬手又是在张延云脑袋上轻轻拍了下,一跳躲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生我气的嘛。”

张延云转过头不看沐芊芊,两人并肩朝学堂门口走去。

张延云抿了抿唇,突然道:“你,你今天怎么慢了些,我等了你好久了。”

“别提啦,还不是王东升那家伙非拦着我说什么喜欢我,还有什么以后去了各个学府就再也见不到面如何如何,好不容易才打发走了,烦都烦死啦!”沐芊芊一边说着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蹦蹦跳跳的,没注意身旁的张延云突然停下脚步。

张延云呆呆注视着沐芊芊活泼的背影,少女的裙摆在夕阳余晖下起起落落,他的心脏跳得噗通噗通。

沐芊芊终于回过头,漂亮的脸庞和询问的眼神让张延云一下子涨红了脸。

“喂,你怎么不走啦?”沐芊芊大声问道。

“我……”张延云低下头,怕被沐芊芊看出心中所想,猛地一激灵,抬起头大声喊道,“我在想刚才考卷上的一道题!”

“嗯?”沐芊芊被张延云突然抬高的音量弄得有些疑惑,她双手背负绕张延云走了三圈,然后又扬起手,“啪”得一声拍在他脑袋上。

“哎呀考卷都交上去了你还想它做啥,况且以你的水平,还不随随便便进一所一流学府?”

“那你呢?你想去哪所学府?”张延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问道。

沐芊芊一愣,随即眼中流露出一丝向往,橘红色的夕阳映在她瞳孔中,光芒让少女更美了。

“当然想去都城的长安学府啦!”沐芊芊眼咕噜猛然间一转,戏谑道,“怎么,还想和我去同一所学府吗?还没被我欺负够?”

张延云心头一跳,连忙摆手道:“不,不是的,只是我想着如果能去同一所学府,彼此也能有个照应……啊啊还有王东升他们,如果大家能在一起修行,那多好啊……”

“你没搞错吧?就王东升那家伙,上个三流学府可都悬啊。”沐芊芊睁大眼睛看着张延云。

“我我我……”张延云恼羞成怒,一把推开沐芊芊大步朝前走去,“我不跟你说了,我回去了。”

沐芊芊觉得今天张延云有些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见他真的要走远了连忙踮脚喊道:“喂,晚上河灯会可别忘了来啊,我在石桥前那棵老柳树下等你!!!”

……

……

等张延云走出学堂门时已不剩多少人了,夜色渐晚,街道上打渔砍柴归来的男人们多起来了,家家户户冒起炊烟,夕阳将隐,一轮弯月不知何时从东边露出一个角。

“快回去吧,还得做饭呢。”张延云深深吸了口气,拢了拢衣裳,加快了步伐朝街角走去。

“小兄弟,麻烦请留步。”刚拐进一条小巷,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喊,张延云停步回头,却见三道身影已经闪至自己身前。

好快!

修行者!!!

三人浑身都笼在黑袍中,头上带着大大的斗笠,只露出一双眼睛,摄人心魄的眼睛。

“你……你们是谁?”张延云下意识“蹬蹬”后退了两步,虽然他在学堂里成绩不错,但毕竟还没真正走上修行之路,真要被修行者盯上了,十个他都碰不了对方一根毫毛。

“小兄弟别怕,我们没有恶意,只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为首一人低声道。

“谁?”

“不知小兄弟可听说过……钱山海这个名字?”为首者盯着张延云的眼睛,沉声问道。

张延云摇了摇头,眼神没有一丝动摇,显得非常镇定:“没有听说过。”

“小兄弟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听说过么?”对方向前逼了一步。

张延云向后退了几步,背抵在冷硬的青石砖墙上,冥思苦想了一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真没有,我就在前面那所学堂上学,今天才结束终考,如果你们说的钱山海不是学堂里的人,那我是肯定不认识的了。毕竟前辈们也知道,像我这样的普通孩子只有考入一所好学府进行修行才有机会光耀门楣,所以对于其他人其他事现在的我是没时间关心的。”

自悬庭教立神像供世人修行以来,修行的好坏就决定一个人的地位,贫寒家庭的子嗣想要出人头地便只有苦学修行,这一点不仅是东周国就算在其余三国也同样如此,张延云这么说再实在不过了。

三名黑衣人又询问了张延云几遍,见他似乎真的不认识什么钱山海,便不再纠缠,化作三道流光消失在巷口。

张延云贴着墙壁缓缓蹲下,过了好久终于吐一口气,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贴在青石砖墙上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心跳渐渐平复下来。

他心有余悸地四下环顾了几周,猛地拔腿狂奔!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到哪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专家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在哪的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专家是谁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在哪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