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女鬼修真记第六十二章顿悟回门

发布时间:2020-01-24 13:36:12

女鬼修真记 第六十二章、顿悟回门

叮咚!

她悟了!

她固然可以到一个满是佛陀的世界去寻找只属于自己的道,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受任何人的打扰!可是法器从何而来?佛国有平静,却不会给你准备修真的器械与材料。要得到那些你就必须到修真的世界去寻找。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那不是一件普通的法器。需要实力需要机缘甚至需要运气。若你一直逃避,上天也不会垂怜你。而你若是坚持,那么恐惧总会过去。

没有任何一朵花会开在无根的空气中!而既然需要根茎,那么就必须要忍受泥土。

金丹碎裂,化成细细小小的金光纷洒在眼前。数年的艰辛忍耐成为泡影。可是,她不后悔!

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瞬然睁眼!

可……看到的居然是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庞。浓黑的剑眉下,双目紧闭。微黑的皮肤上全是郑重的神色。曜日真人!他怎么会在这儿?再看左右,竟是一片黄沙大漠……

“你醒了?”曜日收回了他贴在这孩子额上的手。

幻境彻底结束,她的感观从冰川中恢复到现实中来。炙热的烈阳烤得周围的空气热气蒸腾。哪怕她已然筑基,却仍然能感受到这里逼人的温度。抿抿唇,看着四周的景致,苏荃大概明白了:“刚才是一场幻觉?”

“对。我弄晕了你,给你吃了一枚问心丹。怎么样?找到答案了么?”

苏荃灿然而笑,立身直起,给曜日真人施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已经顿悟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回去。”

“回极天门?”

“不错!”

“那人……是沐阳的儿子。”若只是个平常的结丹修士,曜日觉得杀了他一了百了,也不是什么难事。可那个桓澈不同,他实力超群也便罢了,他有信心可以胜他。可偏偏他是沐阳真君的儿子。这样一来的话,便轻易动他不得了。

苏荃知道,但她觉得:“我有脑子!”说完指指自己的脑袋,笑得狐狸一般:“前辈,我会把他放倒的。智慧美色狠心我全有,我缺的不过是时间。我会结丹的!而等我结丹之后,干什么都会更有力量。”

看来这孩子果真是悟了!“那你就回去吧!从这里一直往南,便是璇玑山。”

苏荃再度一个大礼,她实在是喜欢这位前辈的行事风格。干脆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实在是真汉子一枚。当下便也祭出飞行法器往南而去。可是,才飞出去一小会儿便又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折了回来。却见烈日骄阳之下,大漠黄沙内那枚黑色的身影依然笔直的站在那里。见她回来,有些错愕:“怎么了?”

“前辈。我想问您一件事。”

“说。”

“茵萃谷中,有个女修被八个人围攻杀掉了。她叫朱绯色。前辈,您知道她的吧?”苏荃问得既直接又小心,而且小心地观察着这位的表情。只见他眉头微微一蹙:“是的。我知道那个孩子。事实上我还见过她。怎么?你想问我,是不是玄天宗的人杀了她?”

“对。”

“我说不是。”

“那就好。”苏荃终于放下一口气来。可轻松的背后却是另外的一层隐忧了。既然不是玄天宗的人杀了朱绯色,那么,又是谁这么恨她?务必要置她于死地?

――――

净尘和姜游回到极天门时,山门已然大开。二人各回各峰,姜游回天权宫倒也罢了,净尘回到开阳峰后,却是惊得执事弟子一道传讯符就是打开上了凝晖堂。然后这边净尘还没有从执事弟子手中接到令牌,他那个活宝师父便已经冲下来了。一把抱住他:“净尘,我的宝贝净尘,你可算回来了。来来来,让师父看看,哪儿受伤了?为什么那次你的本命元神灯就快熄掉了?”又急又怜,就差把眼泪掉下来了。可还不等他说出一字半句,就见灵宝真君东看右看,楞住了:“你师妹呢?问瑾呢?长空那小子不是说,你和问瑾还有姜游一起被容光城的那个老浑蛋给扣住了么?那两个呢?问瑾呢?”

净尘默默叹了一口气,平静的刚要开口,便听得外面一阵叽哇鬼叫。然后熟悉的气息便从殿外传来。之后,问瑾扬着一张笑脸,蹦蹦跳跳的就跑进来了:“师父,想我了么?”

“想你奶奶个鬼!”灵宝真君刚才还是一副慈父心肠,可在看到这两个活宝哪里都好的样子后,却是斗然暴怒了。尤其是这个问瑾,一把过来揪住耳朵:“你个死丫头,居然敢给师父我甩脸子?离家不归?你想死是不是?”

“师父啊!我哪有离家不归啊?人家去找过你的,你闭关嘛。人家还给你留了条啊。哪算离家不归?人家现在不是回来了么?”苏荃叫得好冤枉。可她叫得越凶,灵宝真君就越火,一路揪着耳朵就揪上凝晖堂去了。害得苏荃不得不把她的身份令牌扔给净尘师兄,让他帮忙。

就这样,鸡飞狗跳了好几天后,灵宝真君的那股产后忧郁症才总算是过去了。然后,便又是乐呵呵的拉着一对徒弟到处献宝了。内容无非是我一对小弟子在外面对付兽潮的行动中,立下如何汗马功劳,如何拯救苍生,如何德遍天下等等。净尘面色无波,就当什么都没听到。至于苏荃则是随时随地抱着一篮子灵果,师父吹师父的,她吃她的。然后时不时还给净尘塞一个。

“你们两个他娘的这是在搞什么鬼啊?”灵宝真君在极天七峰转了一圈,最后终于把牛皮吹到了天权宫。

沐阳真人刚刚出关,可是气色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又让儿子气到了。天权宫里只看到流风惊雷厚德紫潋四个弟子以及姜游这个脸上中规中矩,暗地传音却是他娘的全在吐槽的臭男人:“你这死丫头是号称要去当尼姑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钱没带够,盘缠不足便回来了呗。唉,给个消息,那个死男人最近在干什么?”

“你说桓澈?”

“对。”

“闭关呗。听说这小子离开容光城后,碰到了一个大机缘。我师父说这次要是顺利的话,保不齐能直接冲到结丹大圆满。妈呀!那是什么神速啊!天权峰的弟子都知道这个消息了,一个个脖子伸得老长,都等着好消息呢。”

“既然如此,沐阳那死老头干什么一副便秘几十年撇不出大条来的德行?”苏荃现在对这位掌门可说是一点好感也无。嘴下超不留情的!害得姜游憋笑险些憋到胃痉挛。忍了足有老半天才缓过劲来:“你要是再这么害我,老子砍死你。为什么?还不是被他宝贝儿子气的呗。听说这小子真的是在护山大阵开启后,自己跑出去的。可是好奇怪的是居然没有惊动门中任何人。妈的,一定有秘道。”

“秘道?”

“废话,若不是秘道,他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离开?”

有道理!苏荃和姜游于是就趁这个秘道的相关消息,进行了彻底的热络的友好的亲切的交谈。正变得热火朝天,冷不丁的后脑久上挨了一刮:“掌门问你话呢?发什么呆?”

沐阳死老头!居然害她被师父刮。苏荃赶紧把嘴里的果子往下咽了咽。结果,太急了,让噎着了!

紫潋想笑,这个问瑾师妹居然这么淘?过来给她拍了好几天,总算是顺过去了。这才道:“师父问你,怎么总抱着个盘子?在外面饿着了么?”

“是啊!好长时间没吃到象样的灵果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是特别想吃甜的。”苏荃答得非常‘老实’。憨憨的回话是曾经的风格,可如今却配上一副那样让人惊艳的模样,便有些不搭了。但想想这孩子的年纪确实也不大,沐阳真人一笑也便过去了。反正这个孩子从来不是重点。之后又关怀了几句净尘后,就放他们走了。

回到开阳峰,灵宝真人显摆完徒弟心情很好就放他们走了。既没问修行如何?更没问下一步准备炼何宝贝。倒是净尘对接下来的事很上心:“你准备怎么办?那边大概要闭关好几年呢。你准备如何?”

“自然也是闭关。我听这个说……”指指天上的太阳,没说名字。可净尘明白,仔细倾听。“我听说过不久便会有一场更加可怕的兽潮来袭。到时候出动的怕就不是五六阶的妖兽了。我想快点提升境界。师兄,你不准备结丹么?”

净尘摇摇头:“我感觉还不到时候。你晋阶倒是无妨。可是也不要太快了。”

“我知道。事实上我准备抓紧时间炼点东西。上次的那个回旋梭很有意思。我觉得它用在攻击上很好。远近皆可。师兄,你觉得呢?”

“不错!就是太单薄了些。只用灵气缺乏杀伤力。可若是加上那个轰天雷,却是把好好的东西给毁了。必要想法子改进一下才可。”

“没错。另外……我还想弄个防御法宝。师兄,你那个蛋……好做么?”说实话,苏荃实在是很心水上次躲避的那个蛋。若有了它,哪里还怕无处藏身。藏那里面就行了啊!管它们外面打得你死我活的。她把关心的几个人扯进去就好。等外头都打完了死光了,她再出来又有何妨?这话在以前,她是不敢说的。因为她看得出来,那东西大概关连着净尘师兄的什么秘密。可现在……她必须有所突破才行。而净尘,想了好天后,才开口:“那东西看着简单,实则十分复杂。你进门后虽屡建奇功,却从没象样的炼过一件正经的法器。你若想炼那个,我可以教你。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先把这些炼精炼好。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说完,一本足有一寸厚的兽皮书拍在桌案之上。书皮上三个大字:“灵宝录!”

合肥长淮医院在线预约
岭南中医馆预约挂号
吉林看银屑病十佳医院
日照最好的男科医院
山东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