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第426章 赌术高手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4:15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第426章 赌术高手

“哼,还以为是什么高手来踢馆,原来只是一个来搞笑的家伙!”

刘允真看着宁凡的手法就认定宁凡根本就不会摇骰子。

宁凡双手抱着筛盅,就是那样上下左右的摇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动作十分随意,看起来软绵无力一点力道都没有。

跟刘允真之前的技法比起来,宁凡现在这个随意的动作还真是上不得台面。

刘允真是一个资深的老千,赌术一流,在韩国的赌场里摸爬滚打了八年之久,取得的成就与名气也能排的上号,她来华夏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捞钱!

文阔海脸上的笑意更盛了,更加确定宁凡虚有其表,不过是故弄玄虚,早知道他也不必弄得这么麻烦了。

这次赌局他们赢定了,之后只要宁凡一揭开筛盅,文阔海就要在第一时间宣布宁凡的死刑,敢跟他作对的人每一个能是好下场!

蓝可欣的目光紧紧地锁定在宁凡的身上,她握着手为宁凡默默祈祷着。

“好了,我这边可以了。”

还不到半分钟,宁凡就好像摇累了一般将筛盅放了下来,他扭了扭脖子,脸上依旧挂着自信的笑容。

“呵呵,既然已经好了,那不如就揭开给大伙看看你到底摇出了什么点数吧。”

文阔海冷笑道,心中暗道宁凡死到临头竟然还在装,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刘允真抱着手,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不屑地说道:“就这样也要让我出场,文先生,看来你今天的眼光不怎么好啊。”

两人一唱一和,似乎已经是胜利的那一方似的,开始对败者进行无情的嘲讽。

“好了,阁下也不让我们等久了,快点揭开来看一看吧!”

文阔海催促道。

“呵呵……”宁凡笑了笑,他将手放在筛盅上轻轻拍了拍,然后才按了上去。

“好了,闹剧可以结束了,来人呀!”

文阔海都没有去看筛盅里的情况,就直接冲着外面大喊了一声。

但是房间里却突然寂静无声,只剩下他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不、不可能!”

随着刘允真的惊呼声,文阔海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朝着筛盅看了过去,整个人大惊失色,手中的雪茄也掉落在了地上。

筛盅被宁凡打开了,但是里面的骰子却是全部变成了粉末流了出来。

“我这应该算是没有点数,也就是零吧,算我赢不过分吧。”

宁凡说完吹了一口气,骰子的粉末全部飘到了空气之中。

刘允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宁凡,他不过只是随意摇晃了几下而已,明明在她的耳朵里,听出的点数明明就是三五六一一,结果却骰子却全部变成了粉末。

“对了,我老早就想说了,你的双眼皮割的太难看,我推荐你去东瀛,他们的技术已经超过你们了。”

宁凡点燃一根烟,像是聊家常一般随口说道。

此刻宁凡的话落在刘允真的耳朵里十分刺耳,她咬牙切齿地看向了宁凡,结果对方却没有再看她了,而是看向了蓝可欣。

目睹宁凡竟然如此“随意”地就赢下了赌局,蓝可欣俏脸红润了起来,心情也变得开心了起来。

“说好的哦,五十万,我是不会赖账的,希望你们也不要赖账。”

突然,宁凡看向了一脸大汗的文阔海。

与此同时,一群保镖也在这个时候推门冲了进来。

“老板!”

“出去,没你们的事情!”

“呃……是……”

原本听见了文阔海的呼喊声前来的保镖们面面相觑,最后一脸郁闷地离开了这里。

文阔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向宁凡的眼神中再次带上了忌惮。

“这局就算你赢了,不过我们可以再来,你赢了,不仅蓝海山的帐不用还了,另外我们在赌一百万!”

文阔海深吸一口气,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把面子找回来,龙眼还没有来,他现在也只有拖延时间了。

原本已经惊呆了的蓝海山听文阔海这么说,立即反应了过来,很是无耻地喊道:“答应他,快答应他!”

蓝可欣脸色一僵,反应与蓝海山截然相反:“宁凡,已经够了,那五十万我还是能够在今天凑出来的!”

“我们在赌一把,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要逃!”受到打击的刘允真这个时候也是豁出去了,原本被她认为是门外汉的宁凡竟然有这份实力。

输不可怕,但是就这样“随便”的输了,刘允真不服!

还有,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法才能将那些骰子摇成粉末的,刘允真一直想不明白。

之前宁凡的手法很普通,根本没有一个职业赌徒的样子,究竟是什么动的手脚?

对此,如果要宁凡解答的话,答案很简单,刘允真之所以找不到他摇骰子时候的动手脚的地方,那是因为宁凡压根就没有在摇骰子的时候动任何手脚。

宁凡就只是随便摇了几下而已,真正决定筛盅里面是什么的时机是他揭开骰子拍的那几下,方法也很简单,就是用真气将所有骰子震碎成了粉末而已。

至于那些神秘花里胡哨的东西,宁凡根本就懒得去做。

还要不要赌,宁凡倒是觉得无所谓,但是有人人傻钱多想要送钱,宁凡自然是来者不拒的。

“我倒无所谓,要来就来吧,这次要玩什么你们来定吧,我无所谓,反正都是玩腻了的东西。”

“真是大言不惭,你们华夏人都是这么自大的吗?!”

刘允真出言讽刺道,一个地图炮轰炸了过来,语气中对华夏的轻蔑十分露骨。

宁凡皱起了眉头,打量着刘允真那张妖艳充满诱惑力的面孔,有些恶心地回道:“靠贬低他人和吹嘘自己来弥补自身的自卑,并且为此感到满足,想想还真是可怜。”

“你说什么?!”刘允真瞪大眼睛,差点忍不住直接跟宁凡动手。

宁凡耸耸肩,嘲谑地笑道:“我说的是人话,如果你听不懂,那就不能怪我了。”

(本章完)

天津市泰达医院
肥东县中医院
四川治疗牛皮癣方法
浙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山西治牛皮癣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