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霸剑独尊 第四百七十章 终极道劫——狂怒(二)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5:47

霸剑独尊 第四百七十章 终极道劫——狂怒(二)

走马步本不是韩靖的神通之术,而是原属于千幻殿千星使孙林的杀手锏“走马观花剑”中的身法神通――走马步!

但在韩靖对抗过这一神通之后,他已然用天识窥视清楚了走马步的轨迹,又以妖孽般的慧根悟透了走马步的真谛和玄妙奥义,所以在此之后他也就获得了驾驭走马观花剑的能力!

这一点,就好似他曾经在祖域内见识过巫九祭出借星领域一样。

见识到了,他就可以凭借极境天识的窥视和慧根的参悟,做得到仿佛复制和拓印一般的据为己有,从而帮助自己也获得了这一神通的驾驭能力!

如果需要比喻,那就是说只要韩靖亲自跟什么神通之术交过手并且感了兴趣,他就可以以识海为纸张,以慧根和参悟为笔,再根据极境天识的观察和记忆,勾勒出完整的神通真谛和奥义――如同一副完美的画卷一般!

心中有了这样的画卷,他便可以将别人的神通之术施展出来!

当然了,这一能力其实不是他与生俱来的存在,而是在他拥有了极境天识之后尝试了不下数万次,才练就的本事!

现在祭出了走马步,韩靖的身影立刻下坠了三四千丈不止,而且轨迹看似凌乱飘忽,却总是能够避开身后战斧横扫的范围。

轰隆隆……

下方,那些魔星圣域因为韩靖的“借星领域”而刚刚经历过一场噩梦的武者却没有这么幸运。

毕竟,战斧虽然是横扫,但因为韩靖的下坠趋势带动了战斧的横扫轨迹,于是韩靖也就轻易地便将滔天的杀伤力如潮般引导向了那些惊魂未定或者伤痕累累的魔星圣域大军当中。

而且画面还存在着另外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看上去战斧明明是从西方轰落,但实际上下方的浩劫却是从东方杀来!

这一点,仿佛是空间扭曲了一般!就好比有人向着西方泼了一盆水,水却仿佛是从东方泼出来一般向着西方返了回去!

如此看来,好像韩靖和战斧本不该存在于这里,而是应该存在于另外的方向和另外的空间才对!

但不管如何的空间扭曲,遇上了如此横扫之力,一大片的魔星圣域武者又是再次地进入到了新一轮的噩梦当中。

而且这次的噩梦伴随着滔天的振颤以及爆裂声响,足以叫他们永远不会醒来。

满地狼藉,血腥冲天!

……

道劫狂怒,还在继续!

果然是名副其实,果然配得上“狂怒”二字!

似乎是因为韩靖看似轻易地就化解了第一斧,接着又看似轻易地避开了第二斧的横扫,那天道之力因为羞怒而瞬间变得更加地狂暴了数倍不止!

嗡……

“夏怒放!”

嗡……

“霸极剑!”

嗡……

“雷域,冬寂灭!”

三息、四息、五息、六息……

短短的时间内,战斧和韩靖便在看似辽阔其实却也不算广袤的天地之间发生了三次惊心动魄的对撞!

每一次,战斧都是凌厉无匹,霸道无比!

每一次,韩靖都是轻盈应对,剑出如星!

完美的攻,终究算得上遇上了完美的防守!

于是一切还将继续!

……

临沧城的城垛之上,不管是月夕、千幻独尊、无败或者是韩老爷子、百里问剑以及蓝魂和百里艺等人,此时此刻都是心沉无底,灵魂颤抖!

面对着那战斧的疯狂和散开的威力,面对着战斧的攻击速度和惊天巨响,他们只能沉默,只能颤抖,只能心忧无比。

不再沉默的则是护城结界,被战斧的威势卷过或者掠过,结界已然发出了一阵阵的脆响,一条条看似细微却令人惊心动魄的裂纹,出现!

也是因为这样的冲击力,那些虽然身在结界内的临沧城百姓和一些实力不济的武者,其实早就已经双耳轰鸣中沉沉地晕厥了过去。

甚至于其中的一些老弱妇孺,早已是口鼻出血!

……

“他居然能够如此轻易地和战斧硬扛……”

临沧城护城结界外的另外一层境界当中,巫九早已满头大汗,甚至就是她的血色祭服,其实也因为汗水而再次湿透了!

至于他的身边,拓拔妖等等其他副将全部看得目瞪口呆……

有人在自问――如果自己遇上这战斧有没有胜算?

有人在对比――自己和韩靖到底谁强谁弱?

答案,都是他们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

当然了,也有人脑袋里早就只剩下了一片的空白,张着嘴,仰着头,呆傻得如同欣赏烟花的痴儿一般。

……

说时迟那时快!

其实从战斧斩落算起,直到现在也仅仅是过去了七息的时间而已!

但这七息时间的意义却绝非寻常,因为这就代表着只需要再扛住三息的时间,那战斧就会消失殆尽而韩靖就算是度劫成功了。

到时候,星空会风平浪静,而韩靖,将会笑拥三劫境的实力!

这一切大家都知道!

韩靖自己也很清楚!

从战斧落下开始,他就一直在应对当中暗暗地计算着时间,所以七息时间的消逝,他清楚。

“还有三息……这三息绝不会那么简单!”

刚刚堪堪艰难地以雷域和冬寂灭扛住了战斧的一招侧击,韩靖的身影其实又回到了先前的高处了。

此时此刻的他看似面色依旧平静,他的胸口起伏却还是暴露了他的吃力。

是的,他已经在喘息,在大口的喘息了!

面对着战斧的力量,面对着堪比三劫境巅峰水准强者施展出来的战斧之力,韩靖真的有些吃力!

他的魂剑崩溃了四次又重新凝聚出了四次,这消耗了他不少的魂力!

他的虎口甚至半条握剑的手都已经皮开肉绽,手腕上,还露出了一些森森白骨!

特别是他的血脉经络和五脏六腑,虽然有饕餮分身的保护,却也出现了一些寸断和内出血的症状,这也使得他吃痛不已!

只是,不管如何地吃力和吃痛,他都知道自己绝对得不到丝毫的休息时间!

因为就在这一刻

,战斧划出了一道看似破开了苍穹的轨迹,已然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悬停在了距离韩靖千丈左右的深空当中。

仰望着战斧,韩靖的嘴角露出了邪邪笑意:“娘蛋,你终于要动真格的了!也好……你也应该给我答案了!”

……

当年,前世的他在度第三道道劫的时候,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天地之上他根本看不到的虚空当中,存在着只有他的极境天识可以察觉到的武者!

是武者,在控制着道劫?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些武者是谁?天道、道劫又算什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战盟星域、魔星圣域和云梵星域算是什么?

囚牢?

如梦的虚无存在?

被人控制的如同蜃楼战境一样的虚拟空间?

韩靖笑了……

因为答案,他即将得到!

“来吧!”

抚顺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茂名牛皮癣医院
新乡治疗阴道炎医院
抚顺治疗阳痿方法
茂名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