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处境艰辛 家电拆解企业期待政策更给力

发布时间:2019-07-23 17:55:56

本报记者 李燕京

虽然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加速了家电拆解企业的发展,让很多拆解企业达到了规模处理,但相关统计显示,拆解企业95%以上的原料来自家电以旧换新,极少部分来自大宗机构、个体回收者、自建渠道和其他渠道。拆解企业极大程度地依赖于国家的优惠政策,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回收渠道的非常少,因此,在以旧换新活动结束后,多数拆解企业陷入了无货源的困境,以致目前的家电拆解业陷入了怪圈:从总数上看企业数量非常少,但单个企业又明显“吃不饱”。对此,专家表示,正规拆解企业目前正面临困难,如果政策再给力些,他们的日子可能会好过些,生存环境也会好一些。

企业常无米下锅目前我国正规家电拆解企业的数量并不多,但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企业目前还面临着“吃不饱”的窘境,有的企业甚至干脆停工了。

《中国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及综合利用行业现状与展望行业研究白皮书(2011)》显示,截至2011年12月,我国家电以旧换新指定拆解处理企业105家,其中列入环境保护部电子废物拆解处置名录的企业有84家。另外,截至2012年5月20日,获得环境保护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资质的企业有53家,除去重复计算,我国废旧电子产品处理企业约140多家。

另据了解,我国对拆解行业的规划是:“十二五”期间数量达到上千家,但这并不以降低门槛为前提,而是在现在的门槛上还要提高,使行业不仅要做大,还要做强。而从统计数据看,正规家电拆解企业可谓为数不多,按道理讲,应该有干不完的活。然而现状是拆解企业在家电以旧换新政策结束后原料急剧减少,大量企业开工不足亏损经营。

北京一位拆解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2009年,他们企业有员工不到百人,拆解能力每天超不过1000台,而每天都运来2000多台旧家电,为提高产能,2009年下半年他们不但购入了更多的设备,而且还花重金招聘工人,现在,企业日拆解能力达4000台,但从今年初开始这些工人几乎无事可做。“我们有6条拆解处理流水线,去年还是一天三班倒,现在一天只开一班了。”新天地集团山东公司总经理李翔也这样说。他认为“主要是处理家电的数量急剧下降,今年只有去年的1/3,回收难啊。”

湖北省是2010年被纳入家电以旧换新政策的第二批试点地区。此后,具备家电拆解资格的企业从先前的格林美(002340,股吧)一家,发展到包括金科、蕲春鑫丰、大冶有色、武汉博旺兴源物业、东江环保(002672,股吧)等6家。今年初,其中几家企业都传出了暂停拆解业务的消息。

上海市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理事长李鹤富指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60%具有资质的拆解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有些早期进入的企业已经淡出。由于旧家电回收渠道不畅,正规拆解企业根本没有多少旧家电可拆,拆解的规范化、无害化也根本无从谈起。

开工就等于亏损

对于拆解企业来说,没有货源是其无法开工的一个原因。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即便货源充足拆解企业也很难开工,那就是拆解出来的东西价值很低,也就是说拆多少亏多少。

今年7月1日实施的《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指出,国家将向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5类家电的生产商和进口商征收电子产品处理费用,而具备资质的拆解企业拆解处理这5类家电可获得每台35-85元的补贴。该《办法》被认为是国家家电以旧换新政策结束半年后,对于废弃家电回收领域政策空白的填补。

按说有这样的政策支持,拆解企业是不应该亏损的。但据了解,要想得到基金的支持就必须申请,而审批的过程有些慢。上海只有8家拆解企业具有回收拆解资质,其中具有处理危险产品资格的只有3家,而在《办法》目录名单中的只有2家,即金桥和伟翔。而山东省目前一家都没有在名单中。据了解,全国共有43家企业获得了基金补贴资格。

资料显示,2011年拆解企业处理的废旧家电以电视机为主,占比为84%,此外,洗衣机占比7.7%,冰箱4%,电脑3.7%%,空调不到0.5%。记者了解到,目前家电拆解后的收益不高,以一台27英寸CRT彩电为例,收购价一般为70元,加上每台20元的拆解成本,拆解后废旧品可卖约60元,企业可能亏损约30元,但是,如果国家补助企业85元,则企业拆机这样一台电视机可获利约55元。

为什么拆解的成本这么高?李翔说,无论旧家电报废与否,正规拆解企业都会将其拆解,不让其重新流回市场,所以企业不可能根据家电成色给出不同的价钱。而且我们的土地要经过环境评估,厂房也要是标准化厂房,工人都要有防护措施,再加上物流和管理成本,所以旧家电收购价格没法太高。经过一系列专业的分类、粉碎、提取等步骤,塑料、玻璃、线路板等都能变成可利用的材料,而荧光粉、氟利昂等污染物质也能经过无害化处理提纯出来,供给下游企业。这一过程,和小商贩就地拆解、随意丢弃相比成本高得多。

扶持政策应加油尽管家电拆解领域的扶持政策不断被推出,但是从实践中看,这些政策还不够给力。从全世界看,旧家电拆解业都是一个靠政策扶植才能生存的行业,离开了政策很难生存。

李翔指出,在家电以旧换新期间,企业每处理一台旧家电,可获得政府给予的几十元的补贴。那段时间是有利润的,但政策结束后,废旧家电处理业务就一直在赔钱,但他们还是不得不收,不得不处理。用他的话说是“不能因为暂时的困难让一整套体系停摆。”

另据了解,因为社会效益显著,大部分发达国家都会在再生资源的销售环节采取免税或低税的鼓励性政策。通过免税或低税,在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的同时,促使再生资源的价格大大低于同类的新生资源价格,以价格疏导更多的生产企业采购并应用再生资源。

华东理工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靳浩指出,再生资源行业去年开始全额缴纳17%的增值税,而在此前该税种实行退税50%的政策,这一税负的增加令企业压力较大,如果减税,则企业在市场上的回购能力将大增。

目前国际上废旧家电的处理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欧洲模式,即消费者购买家电时就已经为以后的回收处理提前买单,政府将这部分费用提出来补贴给回收处理企业;另一种是日本模式,消费者必须把废旧家电交到指定的回收地点,而且要向处理企业支付回收利用的费用。在这两种模式中,消费者都要承担一定的费用。但是在我国,消费者的积极性目前还没有被调动起来,现实情况依旧是谁给的钱多旧家电就交给谁。

专家指出,废旧家电是有价值的,但是让废旧家电在不破坏环境的前提下回收是要花成本的。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消费者的教育,并鼓励其将旧家电送入正规拆解渠道。

云南治癫痫的医院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