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米丹盖尔第八章奥格斯特潘德拉贡

发布时间:2020-01-24 22:48:09

米丹盖尔 第八章:奥格斯特·潘德拉贡

奥格斯特谨慎的观察着瑟琳娜,从决斗的角度来说,瑟琳娜的确浑身破绽,与一块案板上的肥肉无异。

他不敢出击,来回的在场上踱步。一旁的亚伯早就厌烦了这场面。

终于奥格斯特舞起了自己的木剑,这会瑟琳娜没有使诈,光明正大的正面交锋。你来我往的对决下,瑟琳娜明显占有优势。她知道奥格斯特会如何进攻,知道他会怎么样挥剑。甚至剑锋朝向什么方向袭来,瑟琳娜都了然于胸。这种无形的优势,让瑟琳娜的战斗看起来实是轻松。

几个回合之后,在奥格斯特破釜沉舟的一招后,瑟琳娜制住了奥格斯特的脖子。

“该死!”奥格斯特骂道,其中更多的是无奈。

这一幕让亚伯想起了自己曾经什么时候也苦恼的场景,具体记不清楚了。总之是那种无能为力,又不甘心的心情。

“我说过,你赢不了我,我的眼睛看穿了你所有的套路。”瑟琳娜有些不耐烦的说:“说不定蒙上眼睛,你就能打败我了。”

奥格斯特把瑟琳娜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木剑推开,说道:“再来一次。”

“还来!”亚伯反对道:“你要陪我练习的,可是这几天你都在和瑟琳娜比试!”

“听这小子的话吧,反正你也赢不了。”瑟琳娜不屑的说。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这一次瑟琳娜会落败。”奥格斯特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看着瑟琳娜,让她读不出来自己在想什么。

“看上去你好像开窍了?”瑟琳娜笑道。

奥格斯特没有答话,许多次的对决之中他已经知道无论是什么招式、什么伎俩,只要和瑟琳娜四目相对就没法奏效。本以为通过自己熟练的技巧和经验可以击败她,可是只要是在头脑里上演的致胜手段都会及时的暴露给瑟琳娜,她令人啧啧称奇的速度自然也体现在她应对的策略上。每次都能避开自己设下的圈套,或是将一直以来的致命弱点武装起来。

此时的奥格斯特已经放弃通过寻常的手段战胜瑟琳娜了,他想只要自己的目光不触及她的眼睛,藏起自己的思维就一定有办法战胜她。

战斗开始了,奥格斯特的眼睛一直注视这地面,想通过影子来掌握场面。瑟琳娜清楚的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相当于失去了视力的奥格斯特现在一定没法很好的防御。瑟琳娜上前挥了平淡无奇的一剑,奥格斯特举剑去挡差点没有防住。好在剑身较长,奥格斯特的手劲也大,瑟琳娜的木剑劈在他剑身的末端。

奥格斯特拨开她的剑,自下而上的快速一击。两人又在试探和算计之中频频过招,只能看影子的奥格斯特比先前被瑟琳娜读心的时候还要劣势。

亚伯为奥格斯特揪心,只看地板作战是自己怎么也办不到的事情。就算是经验丰富的骑士,也不可能像个手疾眼快的战士一样迅捷的战斗,更别说是手疾眼快的战士也没法对付的瑟琳娜了。每次瑟琳娜的出击,奥格斯特只能一边向旁边闪躲,一边胡乱的招架,就连亚伯似乎都可以战胜这样的正义骑士。

瑟琳娜试探够了他的防御,开始豪放的进攻起来。奥格斯特所做的只有躲闪,招架而已。多少次,瑟琳娜的木剑都击中了他的手臂和背部。要是真正的战斗的话,奥格斯特早已流血而死了。瑟琳娜步步紧逼,就在她准备一举结束战斗的时候。奥格斯特突然把头抬起来,随之一起到来的是让人睁不开眼睛的沙子。

一瞬间,瑟琳娜读到了他的诡计,也中了他的诡计。没想到他居然用自己最初那计谋,算计了自己。而且一直埋着头故作劣势,让自己习惯了他的左闪右躲之后,让开始自大的自己落入了他的圈套。

瑟琳娜向后跃开,一边尝试睁开眼睛,一边又要防备奥格斯特的进攻。瑟琳娜慌乱的拨开奥格斯特的木剑,奥格斯特又不紧不慢的把剑抵在她的脖子上。这次气愤和无奈的人,变成了瑟琳娜。

“够了,够了。”瑟琳娜扔下木剑,揉着眼睛说:“我输了。”

“对于你的眼睛,我很抱歉。”奥格斯特喘着大气说。

“不用抱歉,以眼还眼而已。”瑟琳娜喃喃说:“现在我得去洗洗眼睛,顺便洗个澡了。”

说着瑟琳娜离开了庭院,奥格斯特拾起木剑扔给亚伯,示意可以开始亚伯的剑术课程了。

亚伯意犹未尽的对奥格斯特叫道:“刚刚的战斗太有趣了!”

奥格斯特对他笑道:“并没有,我只是耍了小聪明。要是真的战斗起来,那种雕虫小技根本阻止不了瑟琳娜。”

“是啊……怎么才能战胜知道自己下一步行动的敌人呢?”亚伯摆出沉思的神情想着,之后问道:“你问什么那么想战胜瑟琳娜呢?”

“是啊,为什么呢?”奥格斯特用手里的木剑撑着地面想了想说:“也许人就是这样的吧?”

亚伯嘴角的胡子晃了晃,笑着说:“严格来说,我不是人。”

奥格斯特被逗乐了,说道:“让我换一种措辞好了。也许,所有的被造者都是这样的。人类、精灵、兽人、矮人,都拥有一个摸子造出来的灵魂。通常的时候,人们看见一个没法解决的麻烦,都会试着去解决。即使被告知,这是无解的问题;即使发现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终极问题。人们也会去努力,不是因为有什么希望,而是没有原因的去做了。也许有时候放弃了,但是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放弃了。总有一天,他们回头看见这个问题,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投身进去。”

“为什么要这样做?”亚伯问。

“也许……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们应该去怎么做。在它响起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不是疯狂的癔病、不是什么狂热的教条、也不是我们被灌输的道德和规矩产生的幻觉。”奥格斯特说道:“它没有丝毫的虚假,真实到我们甚至意识不到它在对我们的内心倾诉,所以我们义无反顾的追寻着它。”

“那它是什么?”亚伯问。

奥格斯特把远眺的目光收回到亚伯的身上,说道:“我不知道,也许是神?”

奥格斯特拿起自己的木剑空挥了几下,准备继续教亚伯剑术。这时听见克里诺斯对他们喊道:

“如果你们准备好了,我们可以随时启程去艾斯提尔!”

鹿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温江院区
长治治疗早泄方法
苏州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南昌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