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连线访马克安德森创造互联网未来的人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7:28

  《连线》访马克·安德森:创造互联未来的亾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互联行业的先驱马克 安德森(腾讯科技配图)

  今年1月,马克 安德森(右)接受《连线》主编的采访(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小贝)北京时间4月2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连线》杂志站日前发表文章,选择互联先驱马克 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作为 连线偶像 系列报道的第一位主角,他接受了《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 安德森(Chris Anderson)的采访。

  此次采访围绕着马克 安德森领先于其他人提出的五个重要观点而展开。这其中包括他早在1992年就提出的互联普及观点,早在1995年提出的浏览器具备操作系统功能的观点,1999年提出的互联行业云计算繁荣的观点,2004年提出的社交络走红的观点,以及2009年提出的 软件吞食世界 的观点。

  以下为《连线》文章主要内容:

  他并不像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那么家喻户晓,他的面孔也没有被数百万人熟知,但是在20年的卓越职业生活期间,没有人比马克 安德森在改变人们交流方式方面做得更多。年仅22岁的时候,他发明了Mosaic,这是第一款图形界面的页浏览器,这个创新在推动互联普及、使互联进入数亿家庭的过程中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他参与创建了景公司,并通过一次大规模的股票发行交易带领这家公司上市,带动了互联产业的繁荣。他创建了Loudcloud,这项创新的服务为企业客户带来了云计算。最近,作为一名风投资本家,他投资了多家优秀的Web 2.0公司,从Twitter,到Skype,再到Groupon、Instagram和Airbnb。

  《连线》正在筹备2013年1月份的20周年刊物,我们将发起一个名为《连线偶像》的系列报道,深度采访最伟大的英雄,他们都是建立数字文化的先驱,并在过去二十年间将数字化推广到全世界。我们选择的第一位偶像非安德森莫属,他的职业生涯几乎相当于我们杂志的历史,而且可以成为未来的教案。在位于加州帕洛艾托(Palo Alto)的安德森办公室采访时,《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 安德森与他进行了交谈,谈到了技术转型,以及安德森早于其他人提出的五个重要观点。

  第一个观点(1992年):所有人都将拥有互联

  作为一个年仅22岁的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大学生,安德森开发了首款基图形界面的万维浏览器Mosaic,然后将这项技术带到硅谷,参与创立了景公司。到1995年8月,景公司上市,市值29亿美元。

  克里斯:22岁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从威斯康星州的小镇跑出来的小孩,在伊利诺伊州立大学超级计算机中心工作。你如何能把互联的未来看得如此清楚?

  安德森:或许正是因为这二者的结合,来自一个小镇,接触了超级计算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只有三个电视络,可能是两个广播台,还没有有线电视。我们整个街区共用一条长途线,因此可以听到所有邻居的。我们有一个非常小的图书馆,最近的书店也有大约一小时的距离。因此我来自一个渴望信息、渴望连接的环境。

  克里斯:然后在伊利诺伊,你发现了互联。

  安德森:是的,互联使得信息如此丰富。如果你身处大学校园里,你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未来。要记得,那是一个非胜即败的时代。在拨号方面尝试真是非常可悲。如果你是一位接受过培训的计算机科学家,你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你可以做到:开通一个Netcom账号,建立自己的TCP/IP协议,以及数据传输速率为2400波特的调制解调器。但是在大学里,你可以拥有以当今标准仍然被看作是宽带的互联。当时,我们拥有45兆的T3线,现在仍然被看作是宽带。当然,它覆盖了整个校园,每月学校要支付3.5万美元!但是我们拥有了真正的宽带体验,这使我坚信,所有人都可以上,拥有这样的体验。

  克里斯:但是普通消费者对它的需求胜过拨号上,这个想法仍然很疯狂。

  安德森:的确。当时有四种关于拨号上连接的预测,在Mosaic成功之后,我发现这些预测都是错误的。第一个预测是拨号根本不会管用。

  克里斯:它只是很慢,很不流畅。

  安德森:是的。第二种预测是拨号上太贵,而且会一直很昂贵。第三种预测是人们还没有聪明到学会在家里上的方式。但最有趣的预测是第四个:消费者不需要互联,而且他们根本不会知道这是干什么的。

  克里斯:而你的大胆猜测是,人们需要互联,并最终会获得它。

  安德森:对。最终四个猜测全部是错的。在我看来,很显然所有人都需要互联,而且他们可以用互联做很多事情。我认为,技术终将进步到一个层面,届时你无需计算机科学知识也能使用。

  克里斯:你认为它可以解决什么问题?

  安德森:我认为,Mosaic有助于立即解决好几个问题。它使得互联更易于使用。更易使用也就使它的使用方法更加明显,人们知道可以用它来做的各种事情,进而更加想要互联。另外明显的就是,我们推动了带宽的快速提升:通过创造需求,我们帮助增加了供应。#p#副标题#e#

  克里斯:我记得我第一次采访你是在1995年,当时代表的是《经济学人》。我原本跟你讨论TCP/IP和HTTP,而你却想要讨论全球化,讨论国际贸易。当时你已经开始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思考互联。你是否一直以这样的角度来看世界?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触动点?

  安德森:可能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触动点。一旦你知道所有人都会连接互联,很多事情就随之出现。如果所有人连接互联,他们最终会需要一款浏览器,以便查看页,但他们也可以发表评论,创建页。他们甚至可以托管自己的服务器!因此,大家并不只是在消费,还可以生产。一旦你与大家即时交流,你就会发现更加先进、更加灵活、分布更加广泛的经济活动。

  克里斯:20年后回头再看浏览器,最大的惊喜是什么?有什么出乎你意料的?

  安德森:首先是浏览器有用。对于来说,Mosaic成功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我当时的感觉是,你可以改变世界!

  克里斯:但你早就有了这个惊喜。Mosaic在12个月内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安协森:是的,的确是这样。但是第二个惊喜是它持续的成功。尽管有些杂志发表了一些封面文章,但我认为当今时代的浏览器如同过去一样有用。

  马克 安德森成为 连线偶像 系列报道的第一位主角(腾讯科技配图)

  第二个观点(1995年):浏览器将成为操作系统

  在与微软进行的浏览器战争期间,也就是景Navigator和微软IE为桌面领域的统治权争夺的时候,安德森预言,未来计算机将完全摆脱功能繁杂的操作系统。相反,我们将使用浏览器通过络运行程序。在浏览器竞争中,景输给了微软,但是在一些关键领域,安德森的预言成为现实。例如,谷歌Chrome OS就是一款完全基于浏览器的操作系统,我们所喜欢的大多数应用,从电子邮件到社交络,都可以完全依赖络运行。

  克里斯:我一直喜欢你说的一句话,景将把Windows降格为 欠缺调试的设备驱动套件 。

  安德森:事实上,你得把这句话的版权还给3Com创始人鲍勃 梅特卡夫(Bob Metcalfe)。

  克里斯:哦,这不是你说的?我还一直认为是你说的。

  安德森:我过去说过,但只是引述。不过,我们当时的理念是,使每位用户的设备摆脱计算系统,并由络来运行。现在看来,这是很显然的。我认为这是科技应当具备的,一些人将其称为 技术必然 。似乎科技想要这种情况发生。

  克里斯:正如斯图尔特 布兰德(Stewart Brand)的着名言论 信息想要免费 。

  安德森:是的,科技就像水,它想要找到自己的水平。因此,如果你想要将自己的电脑与十亿部其它电脑进行连接,这需要占用大量的资源,不仅仅是文本或媒体,还需要处理计算能力,因此需要远程放置。人们习惯上认为,互联是获取信息的方式,也是进行电子商务的平台。但事实上,互联还可以读取应用程序。每个站都是一个应用,每一次点击,每一次与站互动,都是一次读取该应用最新版本的机会。一旦你从互联角度开始思考,那么可下载、可安装,而且需要不断更新代码的本地应用就没有太大意义了。

  克里斯:假设你有足够的带宽。

  安德森:这个问题需要很多个如果。如果你有无限的络带宽,如果你有无限快速的络,那么这就是科技想要的东西。但我们还不处在这样一个拥有无限速度的世界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上还需要有移动应用,笔记本上需要有PC和Mac软件,这也是Xbox游戏碟片仍然存在的原因,也是并非所有一切都接入云端的原因。但最终科技想要这些全部成为现实。

  克里斯:回想1995年,景开始通过拓展浏览器功能来追求这一理想。

  安德森:当时我们知道,用户需要一些处理来留在电脑上,因此我们发明了JavaScript。随后我们催生了Java,通过将Java植入浏览器,络上出现了更加成熟的应用。这个基本的理念在如今仍然适用,那就是在通过设备进行一些计算的同时,用户想要具备服务器应用那样的控制权。用户完全看不到整个处理过程。#p#副标题#e#

  克里斯:与Mosaic理念在一年之内证明正确不同,这个理念用了15年才逐步结出果实。

  安德森:是的。只有在平板电脑和智能面世后才证明正确。如果你绘制一幅所有正在使用中的个人计算设备统计图表,就会发现智能和平板电脑已经占据了50%的份额,而且份额仍在快速增长。这个时间比我们预计的时间长得多,但这些确实是络计算机。不过现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设备安装了上述所有的本地应用。

  克里斯:是的,的确如此。

  安德森:但是我在外的时候可以使用iPad或一款Android智能,或者是Linux平板电脑,我可以登录与台式机一样的站,使用一样的应用和一样的服务。

  克里斯:但是我们仍然有很多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2012年了,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否仍然认为互联和浏览器将把操作系统降格为 欠缺调试的设备驱动套件 ?

  安德森:未来的应用模式是互联应用模式。应用程序将依互联而生。iOS和Android等平台的移动应用只是迈向全面移动互联的一个临时步骤。现在,临时步骤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为络仍然是有限的,但我可以大胆猜测,终有一天,我们将拥有无处不在的高速无线连接,届时一切都将回到互联模式,因为科技想要互联以这种方式运行。

  1996年,马克 安德森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腾讯科技配图)

  第三个观点(1999年):互联企业将依云而生存

  1999年9月,安德森参与创建了Loudcloud,这家公司的服务可以使整个企业移入云端,它可以托管其互联服务和软件,这样企业不必运行自己的服务器。Loudcloud在2001年上市,但是未能持久,并在2002年改变了名称和业务模式,并在2007年被惠普收购。但是随着亚马逊络服务快速崛起并成为数十万家企业运营的基石,Loudcloud的理念被证明是正确的。

  克里斯:你为这家企业取名Loudcloud,是否第一次在应用程序运行于络的背景里使用 云 这个词?

  安德森:在电信行业,这是一个常见的词。AT T用这个词来形容其Centrex服务,它将单个企业的转接整合成一项服务。我们创办Loudcloud的理念也是提供类似的服务,只是在软件方面。我们首次公布它时,我称其为硅谷的力与光(Power Light)。

  克里斯:科技公司将把它作为一个工具来使用。

  安德森:是的,就像是 软件电 ,我们这样用电来比喻比用电信来比喻更加贴切。当电首次进入工厂,所有工厂都拥有了自己的发电机。但到最后这种做法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所有人都可以通过电获得电量。在第一次互联繁荣的鼎盛时期,我们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硅谷。你筹集了2000万美元的风投资本,转身就向甲骨文、Sun、EMC、思科签出了500万美元的支票,只是为了建立自己的服务器场。这就像所有人都拥有自己的发电机一样。

  克里斯:你是第一家提供 软件即服务 的公司。

  安德森:以现代的概念来说,我们是第一家提供云服务的公司。我们的想法是,你应当可以随时购买所有这些软件,而非从头到脚全面支付。通过规模化提升效率,Loudcloud可以提供更高水平的服务,创业公司的产品可以瞬间进入市场,因而他们可以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真正的产品开发,而非努力寻找托管这项服务的方法。这就是我们的想法。

  克里斯:这并没有太奏效。

  安德森:在所有的创业公司全都破产,我们所有的大客户都不再担心来自创业公司的竞争之前,这种方法是奏效的。但是在这之后,它完全走偏了路。事实上,当时与我们竞争的其它所有公司全都破产,只是我们存活下来。我们又回到了原点,既然作为服务提供商不能成功,那么就做一家软件公司吧,销售管理大型服务器络的后端软件。因此,我们更名为Opsware。作为一家企业,这种方法最终成功了。

  克里斯:后来这家公司被惠普以16亿美元收购。

  安德森:这笔交易发生在科技经济不太景气的一个时期。2002年到2006年,所有人都在努力摆脱信任危机,风投公司不愿资助消费互联企业,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企业无法成功。#p#副标题#e#

  克里斯:回顾过去,你的企业取名为Loudcloud,但最终却遭放弃,这似乎有些讽刺意味。现在整个世界都回到了云端。你如何看待?

  安德森:回头看去,我们早了五六年时间。除了创业经济的复苏之外,服务器技术还有两项重大的发展。首先是商品化。当时我们运行的是昂贵的Sun服务器,但现在你可以以很低的价格购买Linux服务器。其次是虚拟化,服务器管理与客户服务比1999年的时候更加简便。这就是亚马逊云服务如此神奇的原因。其实核心理念是一样的,只是现在拥有了超级便宜的硬件,这使得云服务更加划算,同时有了虚拟化,使得整个环境更加易于接受。

  2000年,马克 安德森又登上了《连线》杂志封面(腾讯科技配图)

  第四个观点(2004年):一切都会走向社交

  2004年的时候,很少有消费互联企业能够得到资助,但安德森参与创建了Ning,这项服务允许用户群体创建他们自己的社交应用。Ning取得的成功有限,但是 社交 一词却已经如同安德森预言的那样无处不在,我们购买什么、我们听什么,甚至我们的搜索结果都越来越受到好友喜好与选择的影响。这个领域大多数成功的企业公司,从Facebook到Groupon再到Instagram,都有安德森作为投资者或者董事会成员。

  克里斯:你创办的Ning并不像前两家公司那样成功,但是你正确地预言了未来,社交将进入一切领域。对于那次投资,你的想法是什么?

  安德森:上世纪90年代,很多人都在讨论摩尔定律和麦特卡夫定律。但我对 里德定律 (Reed s law)尤其着迷。这是一种关于群组形成的数学模型,假设一个群组的规模为N,那么子群组的规模就可以是2N。

  克里斯:也就是说,互联规模越大,子络就越多,就会带来更加丰富、更加多样化的社交群组。

  安德森:我们看到零售行业就是如此,其中电子商务就是一个子活动。事实上,在成立Ning之前,早在1999年,我就投资了一家名为Mobshop的公司,这就是里德定律通过团购的方式在商业领域的应用。但是当时并没有成功。但在10年之后,我又投资了Groupon,因为我看到了同样的理念,发现一个想要购买同一款商品的人群,利用人数上的优势要求更低的折扣。互联使得你可以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聚合这样的人群。

  克里斯:从1999年到2009年,是那些变化使得Groupon和Facebook这样盈利能力极强的消费互联公司成为可能?

  安德森:宽带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宽带是在互联的冬季,即2000年到2005年发展起来的。DSL和有线调制解调器逐渐出现,因此全球1亿人、2亿人、3亿人实现了同时宽带上。另外,国际市场开始开放,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泰国、土耳其等。不过,2004年创办一家全新的消费互联公司仍然很冒险。

  克里斯:我记得,你对Ning最初的理念是允许群组创建自己的Craigslists,即可信任的市场。

  安德森:是的,当时我们的理念是 社交应用 。当时Friendster没有成功,MySpace只是小有名气,而Facebook还在哈佛大学。我们所知道的是专门的应用:Craigslist、eBay和Monster。因此,我们的理念就是让社交以应用的形式进入这些领域,群组可以自行运作,拥有他们自己的工作板,自己的销售市场等。随后,我们总结出了建立自己社交站的理念。

  克里斯:回想过去,社交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互联的另外一面,就像科技想要它出现一样。

  安德森:我经常想,我们是否应当从一开始就把社交植入浏览器。用户想要与自己的好友、自己的社交圈子,以及自己的同事保持联系,我们可以将其整合到Mosaic里面。但是当时,互联文化以匿名和化名为中心。

  克里斯:你引入了cookies,这样站可以记住每一名用户。

  安德森:但我们并没有引入身份概念。我认为这会令用户反感。

  克里斯:现在仍然如此。

  安德森:是的,当时我并不确定人们是否为此做好了准备。我认为,在我们推出浏览器13年到14年之后,人们说 我想要自己的身份成为标准配置 ,这并非偶然。

  克里斯:这迫使马克 扎克伯格不得不努力寻找方法。

  安德森:这确实是一个年代的转变,一群年轻的企业家,包括安德鲁 梅森(Andrew Mason)和马克 扎克伯格在内,他们没有被互联泡沫破裂吓倒。我创办Ning时满心伤疤,而他们看到互联时会说: 这东西真酷,我们要创造一些新事物。

  克里斯:一点都没错。#p#副标题#e#

  安德森:我和扎克伯格在2005年或2006年早期会晤时,他曾在谈话中途打断我,并问到: 景是做什么的? 我回答说: 什么意思,景是做什么的? 他说: 我当时太小,根本没有注意过。

  克里斯:Facebook能发展到多大?

  安德森:我们不知道。互联仍然在疯狂发展。八年前,Facebook只是哈佛大学生眼中的一道光。现在仍然有可能白手起家建立这样的公司。因此即便是未来五年,我也无法预知那五个平台是最顶级的。我敢肯定,Facebook、苹果和谷歌会进入这个榜单。但我不知道另外两个会是谁。或许微软会凭借Windows Phone杀回来,或许Twitter可以发展到那个规模。惠普计划开放WebOS,或许是惠普!也有可能是我们从未听说过、刚刚才获得投资的一家公司。

  第五个观点(2009年):软件将吞食世界

  2009年,安德森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Loudcloud联合创始人本 霍罗维茨(Ben Horowitz)创建了一家名为安德森-霍罗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风投公司。他们的目标是:通过计算的提升推动经济转型。安德森认为,巨大的科技公司可以利用超级智能软件变革经济各个领域,从零售到房地产,再到医疗保健。

  克里斯:我们回到你创办Andreessen Horowitz风投公司的时候。当时你已经是一名投资者了,但现在又决定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你遵循的是什么样的指导思想?

  安德森: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家硅谷风投公司。我们计划成为一家只有一间办公室的公司,主要专注于美国的企业,其中主要是硅谷企业。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只投资基于计算机科学的企业,无论他们涉足的业务是什么。我们希望投资于我们所说的主要科技公司。

  克里斯:举个例子。

  安德森:Airbnb是一家创业公司,它的服务可以使用户在家中将自己的房屋或某一个房间租出去。十年之前,你从来不会想到自己能成立Airbnb这样一家旨在借助全新的主要科技转型房地产的公司。但是现在市场条件已经成熟。

  克里斯:我还是不太明白 主要科技 。Airbnb为何属于主要科技?

  安德森:Airbnb通过房产地盈利,但是Airbnb内部的运营与Facebook、谷歌、微软或甲骨文很相似,而非与一家房地产公司相似。Airbnb依靠的是软件引擎,匹配用户与房产,设定价格,列举潜在问题。这是一家科技公司,如果开发者明天全部辞职,这家公司就必须立即关闭。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克里斯:我或许有点自作聪明,但我认为, 主要科技 需要在代码方面有一些根本性的新观点,有一套独有的算法。

  安德森:我同意这一点。我认为Airbnb正在成为一家在复杂性、能力和重要性方面都可以与操作系统相媲美的软件公司,只不过它只适用于经济的某一个领域。基本的观点就是:软件正在吞食世界。互联的规模和范围已经足以在自己的领域建立经济上自给自足的巨大企业,他们改变世界的基本创新完全是代码。我们尤其关注零售方面,例如Groupon、Zappos和Fab等公司。

  克里斯:这些不是山寨,不是舶来品,而是根本上全新的软件观点?

  安德森:绝对如此。我还有另外一个观点,即 园区消失之谜 。当你沿着硅谷的101高速公路开车时,你会经过甲骨文的园区,然后会先后经过谷歌和思科园区。一些人会想,哦,他们规模真大。但我在想,我已经开了将近一个小时,为何我没有经过一百多家公司的园区?为何有这么多空白区域?

  克里斯:那答案是什么?

  安德森:思考一下,建立一家主要科技公司意味着什么。为了获得足够大的市场,吸引各种技术人才,付给他们丰厚的报酬,将公司规模拓展至极,但现在只有为经济各领域提供工具的公司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而不仅仅是某个领域的公司。科技只是经济的一小部分。我们努力搭积木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而科技准备开始重塑整个经济。

  克里斯:接下来是那些领域?

  安德森:我认为,接下来应该是教育、金融服务、医疗保健,最后是政府,也就是过去没有受到科技影响的各个经济领域,也是一些没有接纳硅谷式软件公司的行业。不过我认为,这些行业会越来越接受这一点。

  克里斯:现在很多软件通过硬件来展示,苹果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随着软件开始 吞食世界 ,你认为我们是不是会发现苹果这样用优秀的硬件展示变革性软件的公司会越来越少?

  安德森:是的,不过我并非绝对论者。事实上,我们也资助了一些硬件公司。我来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Jawbone,该公司生产便携式扬声器、清除噪音的耳机,现在还可以生产追踪你每天活动情况的腕套。Jawbone是一家类似于苹果的公司,拥有天才般的硬件、营销和软件设计。但如果你把软件从该公司清除,那么它什么都不是。

  克里斯:第二个例子是什么?

  安德森:另外一个是Lytro,该公司生产 光场 (light-field)照相机,这种令人惊异的新技术允许用户捕捉整个3维深度,然后对照并拍照。

  克里斯:这是一家计算机科学公司。

  安德森:是的,这是计算机科学,但它推出的是照相机。在我遇到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伦 恩格(Ren Ng)之前,如果你问我我们是否会支持一家照相机公司,我会说你在异想天开。

  克里斯:这是一款应用程序!

  安德森:柯达申请了破产,但是伦 恩格有完全不同的拍照方法。它整合了很多硬件工程,但90%的知识产权在于软件。因此我们关注了Lytro和Jawbone,我们看到软件通过硬件表现出来,这是我们难以克隆的高度专业的硬件。

  克里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软件吞食世界是一个非物质化过程,这些经济领域被转型为代码问题。但我想知道,这种非物质化的经济轨迹是否会带来非货币化影响,也就是软件的效率会不会使整个经济体系的价值受损。以Craigslist为例,Craigslist每盈利100万,报纸行业就要损失10亿。如果你以这种方式使这些大规模的、极具影响力的行业实现了转型,价值聚集到一家小型软件公司身上,那么会带来什么样的广泛经济影响?

  安德森:我认为正面影响远远超过负面影响。回想一下连锁书店Borders。亚马逊将Borders赶出了行业,大多数Borders员工并不具备在亚马逊工作的条件。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但亚马逊是否就应当避免这样做呢?在我看来,未必。因为生活在亚马逊不断壮大的这样一个世界里显然更加美好。我小时候,要开车一个小时才能到书店。但就是这家占地800平方英尺的Waldenbooks书店,却几乎不销售任何你想要阅读的书。有了亚马逊,这个世界如此美好,一切都可以获取。这是人类进步的力量,也是Borders永远不会具有的文化和经济效应。

  克里斯:这就是创造性的破坏。

  安德森:当米尔顿 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被问及这样的问题时,他会说:人类的想法和需要是无穷无尽的,因此不断会有新的行业,不断会有新的职业。这是对经济历史的高度总结。当大多数劳动力还处在农业时期,如果他们没有农业工作,那么就无法想象他们能做什么。一百年后,大多数劳动力进入了工业岗位,我们还是相似地盲目:如果没有这些岗位,他们能做什么?现在大多数劳动力都是信息岗位。如果计算机足够智能,会出现什么情况?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发明的东西。

民生法规
理财
租房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