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生之花好悦缘 238、修路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3:26

重生之花好悦缘 238、修路

双方商量完毕,又重新签了合同。原来陈家和肖明的合同,是要到明年八月才到期,但是现在发生这样的改变,如果肖明坚持之前的合同,那么双方一定会闹的不愉快,那他也就只能做一一锤子买卖了,等合同一到期,陈悦之就不会再搭理他了。

肖明可不笨,哪里想不到其中利害,再一看陈悦之家今天开业,连县长都来了,他何不做一个送水人情,大方的将之前的合约,改成今天商量的情况。

以后只要陈家酥饼作坊不倒,就有他肖明一直赚钱的大好机会。

而且这几个月因为陈家的酥饼,他的如意饭店赚的钱,几乎是以前几年的收入总和,他正打算在镇上闹市的地方,重新选址,扩大经营呢。

陈悦之和肖明沈端两个人握手庆贺签约成功,然后又一起走出去,和大家看舞狮。

这时候陈慧之挤了过来,小声附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陈悦之跟沈端等人说声失陪,就跟着大姐回了屋子。

原来是马立忠的,说是已经找到一辆不错的二手车,想让陈悦之有空过去看看。

陈悦之就问了下车型,又问了下马立忠的看法,听到他说不错,而且价格也很实惠,是一辆中长型的外翻拖斗小车,车主买来大概两年不到,保护的还有八成新,证件都很齐全,也没有不良记录,开价是八千,他还到了六千六。

陈悦之想到这里,她肯定是拖不开身的,便打算让马立忠把车开到乡下来瞧,如果觉得可以的话,顺便就买了。

她正要说呢,就见大姨李清玉拿着大哥大进来了,原来是周明找她,她让马立忠稍等片刻,就和周明说了起来。

“悦之呀。你叫辆小卡车到我店前面来,我送你一件开业好礼,保证你喜欢。”周明故意卖关子,不肯说实情。

陈悦之想到马立忠看的那辆车。便立即让马立忠把车子开到周记去,顺便一起带回来。

“你跟那车主说,就算我们最后看不上他的车,也会付他辛苦费的,不会让他白忙活的。”

“好勒!”马立忠答应一声。就去办事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李清玉手里的大哥大又响了起来,是周明说是车子已经到了村部那里,下不来,让陈悦之派五六个大汉,带着板车过去抬东西。

陈悦之立即带着人上了村部,看见马立忠和周明,正车上车下的不停的抬着什么小纸箱子,她一眼就瞄到纸盒上面写的字。

包装机?

“大姨父,这是?”陈悦之心里有些明白。不禁激动起来。

“上次那烘炉,我没帮上忙,这次你家作大又开业,我可不能空手来,这不想到曾经一个朋友,就做过这包装机的生意,我立即联系上了他,幸亏他那里还有库存的货,我就给你弄过来了。你说有了这东西,是不是比人工手包油纸。更方便,更实惠好看?”

陈悦之激动的直点头,她怎么就没想到呢?有了这包装机,那机器c作起来。自然是比要快要方便,还要干净喽?

大家伙儿在搬东西的时候,陈悦之前后观察了下这辆小卡车,发现还不错,马立忠一脸忐忑的跟在后面,生怕陈悦之不满意。

那车主一看居然来了个小丫头。就不怎么确定的扯了扯马立忠的袖子:“你不会在耍我玩吧,这么丁点大的小姑娘,会买车,别开玩笑了?”

“你别小瞧了她,镇上那能治人病的陈氏酥饼你吃过没?”马立忠立即不赞同,很不舒服的问起来。

司机立即点头,这酥饼名声可大了,谁不知道呀?

“就是你眼前这个小姑娘发明的,看见没,连周记的老板,都一板一眼,认真跟她说话呢。”

司机仔细一瞧,好像是噢,这么多人搬东西,都对小姑娘客客气气,听她指挥的样子,难道真的这么厉害?

就在这时候陈悦之走到马立忠的面前说道:“马大哥,你这眼光真好,就它了,就按你还的价来,六千六,我现在就回家取钱给你,你跟他去派出所,把过户的相关手续弄一下,以后这辆车就是你的战车啦。”

马立忠激动的不行,没想到陈悦之竟然如此相信他,当即眼圈就有点红,赶紧点头:“老板,你放心吧,我一定把事办的妥妥当当,必不让你担心。”

“什么老板呀,真难听,你就叫我名字吧,对了,马大哥,你今晚就不必急着过来了,明天早上早一点过来,顺便把你妈也带着吧,一起搬过来住,也方便你照顾。”

“哎,好勒!”马立忠又被感动了,高兴的嘴都收不拢,感觉自己真是幸运,居然遇上这样的好东家。

陈悦之取了钱交给马立忠,他又是一连串的保证,这才开着车走掉了。

周明在板车后面扶着,防止纸箱掉下来,看着大家伙推的满头大汗,便跟陈悦之说道:“看来当务之急,还是先把这条路修好,要不然你家这车,难道要放在村部不成?送货运货什么的都太不方便呀。”

陈悦之点头,是呀,她刚才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呢,只是金林村部穷的很,以前就提过一次,要集资修路,可是大家伙儿都不愿意出钱,一拖两拖的,也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现在,她的眼睛突然闪闪发亮起来,想到从村部到家后面,这片山都被她买下来了,那么她就从村部后面重新开挖一条路,直接修到她家门口。

这样一来可就方便了,而且她家是在村头独一家,别人就是想要走这条路,也只能走到她家,而走不到别人家里,也就避免了被占用路的可能。

只是单独开挖一条路,这个工程可不小,没有十天半个月,估计完成不了,还行调大型的挖掘机来才行,光靠人力恐怕有点费事。

沈端等人并没有留下来吃酒。只吃了中午一顿便饭就走了,因为他们还要回去准备专柜的事,陈悦之也就没有多挽留。

金玲临走的时候,都有些依依不舍的。拉着陈悦之的手,一个劲的邀请,让她有空一定要去她家玩。

晚上吃酒的时候全村灯火齐明,热闹非凡,每个人都是酒足饭饱。心满意足的回去了,纷纷觉得陈家真是仗义豪气,这一桌酒席,那档次比镇上的饭店还要高,他们活这么大,还是头次吃到。

听说主办的还是县里里金陵饭店的大厨师呢,哟,这回他们又不知道要津津乐道多久。

明天还要上班的人,早就回去睡觉了,只有那些闲汉们还在喝完酒后。又有些不足,相约一起去打牌了。

沈端带来的厨师和工作人员素质真好,陈悦之极力邀请他们坐下来吃点东西休息下,他们愣是不肯,非要将现场都收拾好,这才匆匆请辞离去,说是明天还要上班,就不多耽误了。

李清霞见他们实在太尽职,便只好每个人一个红包,加外一个酥饼礼品盒。将他们送上了车子,这才回来的,还一个劲在感叹,沈老板仗义。这员工也是教导有方。

大家忙碌这一天,也是累的腰酸背痛,陈悦之赶紧给大家按摩去乏,又端来了掺了草木灵气的茶水糕点,大家一起吃了些,这才感觉精神头又回来了。

李正直见女儿家最忙的时候已经过了。也不再停留,虽然已经快晚上十点多,但还是带着儿子媳妇回桃源村去了,只留下了付桂花帮忙。

陈悦之和爸妈哥姐们研究完包装机的使用方法,已经是快十二点了,这才各自去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清早,天还没有亮,马立忠就带着老娘拖着行李,来到了陈家作坊门口,却是不肯敲门,直到李清霞起来,下楼看见他们,发现马立忠的身上都沾满了露珠,这才赶紧将他们喊进来,又让马老太太坐进火筒里焐着,赶紧送上一杯热水。

“马大哥,你这也太老实了吧,怎么不敲门呢,外面多冷呀。”陈悦之责备起来。

马立忠嘿嘿傻笑:“没事,本来就是我们来早了。”

马老太太焐了会儿,脸上总算有了些生气,也只道没事,以前在村里干活时,哪天不是天不亮就起床。

陈维等人陆续起床,大家介绍认识,便一起欢迎起来,又帮忙将马老太太的东西安置进老屋里。

“马大哥,公私要分明,这是合同,不仅是我们,就算是我舅舅,与我们也是在签了合同的。你仔细看看,如果没有疑惑的话,就可以签字了。”

马立忠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当下便认真看起来,最后唰唰签上自己的大名。

等他们俩完事走出门时,作坊里的工人已经都来了,并且工作上了。

大约早上八点的时候,第一批由作坊生产的酥饼正式出炉,陈家人全部围绕在包装机的面前,惊奇的看着一个个酥饼被套进了塑料小袋子里面,变成真空包装的食物。

“马大哥,这是镇上和县里两家饭店的地址,你拿好,这是供货单子,我们的方式是先收一半的钱,第二天送货时,结清前一天的钱,再收当天一半的钱。如意饭店今天订了一百只,每只十块,就是一千块钱,一半就是五百块。金陵饭店今天订的是八百只,总价是八千块钱,订金就是四千块。完了别忘记了让肖老板和沈老板签字。”陈悦之将马立忠喊到作坊的办公室里,细细的给他交待了下。

马立忠真没想到这小小作坊居然这样赚钱,仅一天的供货量,就能有九千块钱的毛利润,简直是不敢相信。

更让他有些不安的是,陈悦之竟这样放心他,居然让他去收钱,就算只是一半,那也是四千多块,她就不怕自己把钱私吞了吗?

“悦之呀,这四千多块,你就放心我让我去拿?”马立吞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浑身都很紧张。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陈悦之知道他的意思,故意问道。

“你不怕我把钱揣跑了吗?”

“如果用四千块就能看透一个人的品德,还是挺划得来的,再说了,你以为合同是假签的吗,你妈还在我们家住着呢。”陈悦之笑道。

马立忠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不过也是很感动,没想到陈悦之这么相信他,立即站了个军姿的样子道:“你放心,我一定把钱安全的带回来。”

陈悦之卟哧一声笑起来:“马大哥,你太逗了,不过就是几千块钱而已,你搞的好像揣了五百万似的。别自己吓自己,没有那么夸张啦。”

一个纸盒装一百个酥饼,九百个就是九个盒子,陈悦之原本要帮着搬,但却被马立忠拒绝了,他哪里能让老板亲自动手?

当即用一个板车,直接将九个盒子一起拉走了,陈维跟在后面,想帮忙都c不上手,最后等车走了,就把空板车推回来了。

这回连陈维都感觉出来了,这路真是太不方便了,如果能有公路修到家门口,那就不用推上去了。

陈悦之和爸妈一起进屋子,合计了下现在家里还有多少存款,除开之前的花费,现在家里还净剩下三万不到一点。

“爸,妈,你们也看到了,这路不通,实在不方便,我打算修一条马路到我们家门口,不知道三万块打不打得住?”

陈维皱了眉头道:“那要看你想修成啥样了,如果只是摊平铺石子儿,那压根不用三万块,五千块就能搞定。”

李清霞却是有些不太赞同了:“这路是大家伙的,凭啥我们一家出钱,要不我们去找村长,大家伙儿一起出钱修?”

“我看想让大家都出钱,估计有点难,以前也不是没有人提过的。我们村呀,穷就在穷这路不好走。”陈维摇了摇头,满脸感慨。

“爸,妈,谁说我要修那条路了,这边山不是都被我们家买下来了吗,我打算从村部的后面,直接开山挖一条路,修到我家门口,然后将我家老屋这边的院墙圈好,只留一道门,白天的时候就开着,跟我们关系好的走走倒也无妨,若是那些j诈小人想占便宜,那我们就要收点过路费了,嘿嘿,看他们以后还敢使坏。”陈悦之坏坏的笑起来。未完待续。

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长春看牛皮癣哪里最好
中国nk细胞治疗医院
清远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肇庆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